景晗

沉迷咕咚的发刀女孩儿_(:_」∠)_

【贺兰×新民】伊始(10)

虽说贺兰静霆见朝颜的心急切,却也不得不考虑另一层关系——南北狐族可是几乎断了来往的,此番他作为右祭司只身入北方,若是没有足够的理由是要出乱子的。

恰好能给他放行的人,正出现在千花的办公室。

“他贺兰静霆想去北方,就得有我的支持。”卷发男人笑着坐在沙发上,慵懒又惬意。

千花双手抱胸脸上带着不屑,不雅的翻了个白眼“赵松,你来这里到底有什么意图。”

“别把我想的十恶不赦。”赵松站起来走到千花身侧,从容的揽住她的肩膀“我只是要帮帮你们而已,当然我让贺兰静霆在北方畅行无阻也是有代价的。”

“什么代价?”

赵松轻轻一笑,撩起千花的发丝嗅了嗅“你陪我一周,如何?当然,我不会乘人之危的,你大可放心。”

千花偏头看了他一眼,转身走开。赵松也不急,就靠在那里等着答复。果然,千花还是同意了。

“告诉贺兰静霆,三天后启程往北方去,不会有任何人难为他的。”

赵松说到做到,贺兰静霆带着修鹇和新民到达北方后的确没有任何北狐族来故意找茬不痛快。

新民还揣着一肚子问题,莫名其妙的就被带到了北方城市,干燥的空气让他突然有点不适应。他在心里自嘲,还真他妈把深圳当成家了,甘肃才是你家,清醒一点。

“修鹇,你去联系一下之前订的房子,我们一会儿过去。”

“好的贺兰大人,您和新民注意安全。”修鹇虽然平时不着调,但是办正事还是很有效率的。

两狐一人走了一狐,现在只剩了贺兰静霆和新民,然而大白天的,贺兰静霆还看不到东西。

新民只好牵着贺兰静霆的手照顾好雇主大人,贺兰静霆感受到手心里传来的温度,唇角微微扬起,心情愉快。

两个人漫无目的的走着,新民没来过这座城市,七走八拐的把贺兰静霆带进了一个街心公园。

贺兰静霆拉了拉新民的手,说“坐一会吧,走了很久了。”

“哦,好。”新民扶着贺兰静霆坐在长椅上,一坐下他就拿出手机来翻消息。被冷落的贺兰静霆习以为常,他闭眼小休,感受着新民身上散发出来的热度倒也惬意。

过了一会,旁边的灌木丛里传来了细小的响声,贺兰静霆心底一凉,拉着新民的手就往后退。

“干嘛啊怎么了?”新民被他慌慌张张的模样吓了一跳,赶忙收了手机保持警惕。

贺兰静霆努力克制住来自天性的恐惧感,对方的气息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附近有妖,我的气息遮住你,你快跑。”贺兰静霆推搡着新民让他跑。

他知道,两个人都走会把妖引到街上造成伤亡,况且他现在看不到还带着个人类,如果要开战那一定会占下风。

“你呢?”

“我会找到你,你快跑。”贺兰静霆把媚珠掏出来塞到新民手里“拿着它我能感受到你,走吧。”

新民没再矫情,拿着媚珠扭头就跑——他区区一个人类,傻子才会参与神仙打架。

见新民走了,贺兰静霆才放下心来。他已经知道来的是何方神圣了,这样大的实力差距以及浓烈的气息,那便是修行过千年的人蛇了。

果然,一个人形蛇身的家伙出现了,它口吐人言声音尖锐“居然是狐族,哟,还是祭司呢吧?可惜了,不对我胃口。”

“不知附近有什么能吸引阁下现身的东西。”

“不是你该知道的就别问了。”人蛇冷冷的看了贺兰静霆一眼,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他斟酌了一会还是选择了离开“今天先放过你这小狐狸。”

语毕,贺兰静霆直觉一阵疾风划过,再感受时已经没了人蛇的气息。他微微呼出一口气,分出一部分精神来感受新民的位置,此时太阳已经落山了,他摘下墨镜往新民的方向走去。

而新民拿着媚珠,脸色苍白的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丝毫没有发现身后跟着的陌生男人。
                                 ——tbc

新民要得到前世的记忆了!!!然后异族频繁的出现,狐族的政权将要发生变动,新民被困在北方狐族的手中,第二次月圆之夜来临,他是要取下贺兰静霆的双眼,还是另有打算?

我的脑洞好大,又想写顺懂除妖师设定呜呜呜还有个人偶和人偶师以及人类和兽人的梗没写,凉了。

评论(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