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晗

沉迷咕咚的发刀女孩儿_(:_」∠)_

【贺兰×新民】伊始(17)

来者是青木却又不像是青木,贺兰静霆来不及深究,虞昊稍稍试探一下脸色变得惨白。

“青木你狠,咱们走着瞧!”

虞昊化成小蛇略微狼狈的逃走,贺兰静霆没心情去追虞昊,他满心都是新民现在的状态和眼前这个青木。

青木背着手往外走去,他比上一次见面要苍老了很多“先去照顾李先生吧,其他的…等明天我会告诉你。”

贺兰静霆点点头,搂住还在发愣的新民,柔声说:“走,我们回家。”

“你告诉我,我是人!”新民抓着贺兰静霆的手腕,依旧是惊恐的神色,语调有些歇斯底里。

迎接他的是沉默。

贺兰静霆没有回答他,而是俯身把新民抱起来回到车上,示意修鹇开车回狐族驻地。车上的修鹇本来想问宽永为什么没出来,但他透过后视镜看到新民的模样时,选择了闭嘴保持安静。

新民脑子里很乱。

他可以接受自己之前帮助的老乡是狐族公主,也可以接受自己喜欢的人是狐族,更可以接受自己九百年前曾甘愿将自己的性命交给贺兰静霆。

唯独在他知道自己也不是个人类的时候,新民崩溃了——一根迟来的压垮骆驼的稻草。

他想,这不公平。

“我努力的活着,让自己变成一个独立的个体,是个完完整整的人类…”

新民低声说。

“是,我以前干试药的勾当,蜷缩在社会的底层不是个好人。但起码我有自己的底线,有自己的原则…”

他说着,干涩的眼里终于变得湿润,然后落下了眼泪。

“结果你们告诉我,我不是人。我……”

贺兰静霆没让他说完就吻了上去,他知道新民想说什么,也知道新民为什么心里不舒服。

因为这太不公平了,在新民最落魄的时候没有神明听到他的嘶喊,现在又告诉他你自己就是神明的一部分——听起来很讽刺。

新民本能的去回吻贺兰静霆,直到两个人都气喘吁吁。

下车之后贺兰静霆直接把新民横抱起来回了房间。然后他迫不及待的吻上新民的脸颊,吻过新民脸上的泪痕。

新民知道贺兰静霆想要什么。他闭上眼,顺势去解贺兰静霆的扣子,抚上他的胸膛。

房间里气氛暧昧,两人的衣衫落了满地,偶尔传出几声难耐的呜咽。

床上是交缠的身影,新民和贺兰静霆完全投入进了这场欢爱里。狐族、人蛇、灾难,全都见鬼去吧。现在他们只知道彼此,也只拥有彼此。

这场性/事进行了许久才结束,新民疲惫的躺在贺兰静霆的臂弯中,呼吸平稳。

“其实,无论你是人还是灵,我都爱你,这还不够吗?”

贺兰静霆在新民耳边缓缓的说到,带着迟来的安抚。

后者没有说话,只是握住了贺兰静霆的手,轻轻阖上眼眸。

“这次事情威胁到狐族子民,我希望你能帮我……”

新民想起了虞昊那张蛊惑人心的脸,厌恶的皱起眉头。

“我肯定帮你。”
                              ———tbc

完结倒计时,耶!





暗恋这件小事 2

♪暗恋事小,人丢了事大。
♪发现撞题目了,缘分。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郭长城没有来上班,赵云澜给他打电话也没人接。

处里都觉得不对劲,毕竟郭长城到现在为止一直都是全勤,就没有发生过这种突然消失的事情。

楚恕之脸色阴的吓人,有些坐立不安。

祝红拿了袋生肉片吃着,说:“哎老楚,以前也没见过你对谁这么上心啊。”

从二楼滑下来的黑猫也插嘴搭腔“是啊。咱们特调处谁没消失过,祝红、林静、老赵都丢过,也没见你紧张成这样。”

楚恕之瞪了大庆一眼,脸色不善“他们都有自保能力,那小子除了胆小之外还能干什么?”

“不还有那小电棒嘛。”

提到郭长城的必杀武器,楚恕之往郭长城的办公桌上打眼一扫,明明不该有心脏的他忽然心凉了半截“他没带着!”

这下,特调处里的其他人也坐不住了,虽然平时以欺负郭长城为乐趣,但是自家的小屁孩只能自己欺负,别人动一动都得掉层皮当代价。

赵云澜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坐起来,还没抬屁股就接到郭长城他二舅的电话。

“赵处啊,我们小郭让人给绑架了!”

“郭处长您别着急,具体情况给我说说,我们这就过去。”

电话里的男人调整了下情绪,开始娓娓道来,赵云澜直接开了免提。

“长城今天去上班,结果没一会就有个电话打给我,说人在他们手上叫我送两百万给他们。我一公务员,哪儿有这么多钱啊!”

赵云澜安慰了一下郭长城的二舅,要到地址后还没下命令,几个能出外勤的都已经自觉的准备好了。

尤其是楚恕之,身上的怒气都能徒手撕裂犯罪分子。

郭长城被绑在废弃的仓库里,脑袋昏昏沉沉的。他早上淋了雨,身上的衣服都湿哒哒的,现在又在阴暗的仓库里,不负众望的发烧了。

就算是被绑了,他还想,自己作为灯芯还发烧,会不会自燃啊……

事实证明,郭长城想多了。他不仅不会自燃,还通过灯芯联想到了尸王。

楚哥会不会担心我啊…应该会的,他是个很好的人,虽然嘴上嫌弃我但是很照顾我的。郭长城脑子里过着乱七八糟的内容,一会是楚恕之不经意勾起的唇角,一会又是楚恕之操纵傀儡的样子。

我为什么要一直想他不想副处他们啊?

因为我喜欢楚哥。

哦,我喜欢他。

郭长城已经要烧迷糊了,这个认知突然间就很正常的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想着,郭长城嘿嘿嘿的心里闷笑,原来自己喜欢的是楚哥啊!

还没等他仔细的梳理这件事的时候,仓库的大门就被一脚踹开了,进来的是楚恕之。

“郭长城你这个废物点心,居然能让人类给你绑了!”楚恕之嘴上嫌弃着,但当他看到郭长城完好无损的被绑在凳子上的时候松了一口气。

绑架犯还没清楚怎么回事,楚恕之便已经反应迅速的把他们用傀儡线给绑了。后面赶来的祝红屏蔽了几个人的记忆,催眠了他们。

“楚哥…”

郭长城被楚恕之松绑,他本来要站起来,结果腿一软往前面栽去。

楚恕之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揽住。

“蠢死了,走路都不会了?”

郭长城缩了缩脖子,有点心虚。

随行的沈巍看出了不对劲,他上前摸了摸郭长城的额头——意料之内的烫手。

“带他去医院吧,发烧了”

楚恕之这才发现,原来郭长城的衣服还是湿哒哒的,脸颊泛着不自然的红色。楚恕之把到嘴边的数落咽了回去,认命的把郭长城背起来“小崽子,我欠你的。”

赵云澜一脸高深的拦住想要跟着一起的人,摇了摇头。

废话,人家谈恋爱,你们去当电灯泡?
                              ——tbc

暗恋这件小事 1

♪人物设定采用原著,稍微带点剧
♪初来乍到,请多指教

楚恕之用余光瞥了眼紧紧跟在自己身后的人,在心里发笑。明明跟着出了这么多次外勤了,从幽畜嘴里都能活下来的人,身负着百万福报还能把自己吓成这样,也是千年一见啊。

“楚…楚哥,这里怎么阴森森的啊…”郭长城攥着楚恕之的衣摆,小心翼翼的四处张望。“哇啊…!!有,有东西!”

楚恕之早在郭长城惊叫出来之前就察觉到了,他抬手甩出莹蓝色的傀儡线,却是扑了个空。郭长城简直要被吓出眼泪,巨大的火花从他的手中迸发,点亮了整个山洞。

“到处不用用处不到的蠢货!快走!”楚恕之揪着郭长城的衣领,小腿发力一下窜出去几米,头也不回的带着人离开这阴森森的地方。

回到特调处之后楚恕之一直没给郭长城好脸色,阴着脸活像是死了老婆。

郭长城一时间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以往每次出任务他都会吓的几乎要魂飞,也没见楚恕之生这么久的气。郭长城悄咪咪的蹭到大庆身边,小声问:“楚哥平时…喜欢吃什么啊?”

正在吃花生米的肥猫翻了个白眼,故意逗他“他啊,他喜欢吃尸体。”

果然,郭长城被吓得往后退了两步,碰到了桌角“疼疼疼!”

楚恕之听到动静把头探出来,看到郭长城的样子一下笑出来,摇了摇头。

“过来。”

被叫的人僵在原地,头皮发麻。

但是郭长城还是同手同脚的走到楚恕之身边,低着头等着发落。

意料之外的,楚恕之没有数落他,反而是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有这么可怕吗?”

“没…没有!”郭长城攥着自己的衣角,像个受惊的兔子。

楚恕之看着碍眼,一把给他打掉了“好歹也是镇魂灯灯芯,长点志气。”

郭长城忙不失迭的点头,仿佛是在班主任面前挨训的小学生。楚恕之莫名的有点烦躁,他太讨厌郭长城这幅对着他也紧张兮兮不自信的样子了。

“楚,楚哥…”郭长城见楚恕之没了动静,悄悄抬头去看他。

“干嘛?”楚恕之没好气的问,如果郭长城说的是废话他就打算吃了这个兔子塞牙缝!

郭长城咽了咽口水,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你为什么,这么生气啊…我,我会锻炼胆子和能力的,你别生这么大的气。”

“……”楚恕之一时间被噎了一下,这小孩以前都不敢这么问他,怎么胆子这么大了呢突然?

“你是不是,嫌我拖后腿了啊?”

“对,你就是个拖油瓶。”楚恕之毫不留情的批评着郭长城,看着对方垂下去的眉眼又有一丝不忍心“但是我都习惯了,要你不跟着…”楚恕之弹了弹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错过郭长城离开办公室了,走之前,郭长城听到他的后半句。

“我还怪不适应的。”

还留在原地的郭长城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然后傻兮兮的嘿嘿笑出来。

“果然是基佬窝…”

大庆槽了一句,扭着胖胖的屁股准备打卡下班了。
                                ———tbc

应该是个非长短的连载,这一章估计啥也看不出来……都是废话x

【贺兰×新民】伊始(16)

贺兰静霆从容的带着新民走到主殿,坐在椅子上的人并未起身迎接,反倒是脸上带着一抹冷笑。

“贺兰大人看来很在乎那三个小狐狸啊。”

“虞族长此次私自抓捕我们狐族成员,不知有何用意?”贺兰静霆不愿跟虞昊寒暄,索性道出重点。

虞昊这才舍得起身,新民看到他身下拖着一条蛇尾,头皮一麻。

“我要右祭司大人,拿你身边这个人类换你的同类,如何?”虞昊吐着信子,围着贺兰静霆和新民转了一圈。新民小时候被蛇咬过,所以他对冷血动物更加惧怕。这种恐惧是儿童时期的阴影。

他不自觉的紧紧贴着贺兰静霆,潜意识里已经对贺兰静霆有着浓烈的依赖感。

贺兰静霆自然感觉的到,他握着新民的手微微用力,在其身边形成一层保护屏。“虞族长,你们人蛇一族乃天神的后代,难为一个人类岂不掉价?”

听到这句,虞昊发出一阵怪笑,他凑近了新民去闻他身上的味道,目光里带着贪婪。贺兰静霆有些不悦,略微霸道的把新民拉到自己身后。

“哈哈哈哈哈有意思,过了九百年,你还是放不下沈晖彦这个人啊。”说着,虞昊的目光倏地冷下来。“可是,他真的是普通人类吗?”

贺兰静霆微微眯眼,心里模模糊糊的感觉到了什么,他看了新民一眼,后者早就被这糟心的对话整迷茫了。

“你什么意思?”

“我还真怀疑你到底是不是狐族的继承人,难道你父亲没有告诉你真相?”

贺兰静霆猛的惊醒,他想起来了一段早就被时光尘封的记忆。

那个时候,沈晖彦刚刚被带到他身边,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刚进入陌生地带,沈晖彦只跟着同自己年龄相仿的贺兰静霆,他像一只落入人类世界的小鹿,紧张又好奇,还带着惧怕。

贺兰静霆从小就没有玩伴,沈晖彦的到来让他高兴不已,整日与他在院子里玩耍,晚上一起在湖边晒月光。

正是这个时期,贺兰静霆曾在青木房间外偷听到一段对话。

“青木大人,那孩子可是女娲身上的一片鳞片,真的要让他当药吗?”

“我知道。只有他才能救静霆,至于人蛇一族…能瞒便瞒吧。”

贺兰静霆没听懂,一头雾水的找沈晖彦去玩了,转头将这个对话忘得一干二净。时至今日,他才重新想起并明白过来。

虞昊冷哼一声,站在贺兰静霆的对面,说:“想起来了?那沈晖彦本来就是我们人蛇的所有物,倒是便宜了你!你真以为人类被你吃了肝打上诅咒还能转世投胎?那是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人类,而是从女娲蛇鳞中孕育出来的灵!”

一直被冷落在旁边的新民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不受控制的往后倒退几步,满脸的不可置信。

他能接受身边的人是狐狸,能与狐狸一起进蛇窝,但他不能相信自己是一片蛇鳞的产物。这太匪夷所思了。

新民的嘴唇哆嗦着,他愣愣的扭头看着贺兰静霆,颤着声音问:“我不是…人类?这不可能,对吧?”

贺兰静霆不忍心见他这副模样,伸手想要将他抱到怀里,不料被新民狠狠推开。新民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

“沈晖彦,来,回到我们人蛇族来。”虞昊阴恻恻的笑着,往新民跟前走去。“我们才是神的后代,你的责任就是让我们变得更强大。”

贺兰静霆见自己安抚不了新民,转头把火气全撒在了虞昊身上。他掀起妖气,直接将虞昊摔出去。

“他不是沈晖彦,沈晖彦九百年前就死了。现在是李新民,是我爱人。虞昊,你若不将我狐族子民放出去,那你我两族便是敌人了。”

虞昊的蛇尾缠上柱子,整个人盘在上面,冷冰冰的吐着信子“从朝颜离开狐族开始,我们就是敌人。她要权,我要沈晖彦,不错的合作。”

虞昊正说着,有两名人蛇弟子从门口飞了进来,身受重伤。

“也就是说,你们不打算放人了?”

冰冷的男声从外面传来,还在迷茫中挣扎的新民被一股力量带过去,贺兰静霆一惊,也跟着他一同到了外面。
                                   ———tbc
我的感情线要走没了,下一章一定要让贺兰跟新民好好的腻歪一章,什么也不干,就谈恋爱!





童话君_Diahhan:

字数15w+,页数344的合集了结一下?
印调投票见评论。

【贺兰×新民】伊始(15)

接到消息的宽永迅速联系了千花和赵松,三人立刻动身前往北方驻地。

还未到达目的地,便被一伙异族半路截住了“各位,恕我失礼了。”

同一时刻,贺兰静霆收到了一封黑底红字的信,信的内容恰恰是用宽永等人威胁他带着新民去人蛇族的驻地。

新民给贺兰静霆念完后冷笑一声,甩手将纸丢进垃圾桶,对贺兰静霆说:“这帮千年的老妖怎么都这么喜欢算计我啊,我身上有什么好的,又不是唐僧肉吃了还带长生不老的。”

“差不多…”

“什么差不多??难道我真能长生不老?”

新民被贺兰静霆的话吓了一跳,脚下一趔趄差点跌进湖里。贺兰静霆虽然白日仍旧看不到,但是听力和感觉胜于常人不一样,手忙脚乱的也算是把他拉住了。

“你不要激动。”贺兰静霆牵住新民的手跟他十指相扣,带着他从桥上往回走“现在人妖相恋的事情不是少数,但是他们的孩子都跟我一样,而你九百年前能救我,自然也能救过他们。”

又像是怕他担心一样,贺兰静霆赶忙补充道:“我现在是狐族的继承人,不会让任何人动你的,哪怕是…神的血脉。”

新民听出贺兰静霆语气凝重,安抚的捏了捏他的指尖。二人一同走回去时,门口有个男人在等他们。

“打扰了,贺兰大人。”男人微微行礼,不着痕迹的瞥了眼新民。

贺兰静霆认得这个人,他往前站了半步挡了挡新民“博忠,有事便说吧。你为朝颜装了这么长时间的哑巴,辛苦了。”

博忠脸色一僵,随后又自然的笑了笑,交代朝颜让他带的话:“公主大人要我告诉贺兰大人当日她没说完的话。您的眼睛可以治好,只要和纯种的狐族圆房即……”

“放屁!”新民一句粗口打断了博忠的话,“回去告诉老女人,他贺兰静霆只能是我的人,他瞎着那我就给他当一辈子的眼睛。这么喜欢照顾别人的家事,还是让她好好的捯饬一下自己那副鬼样子吧。”

“大胆,敢对公主不敬!”博忠挥手掀起一股妖气就要对新民动手,可贺兰静霆就在旁边岂能让他得宠?新任的继承人一掌便把博忠推出几米远,力量大的直接让他呕出一口血。

贺兰静霆没有管博忠如何离开的,他转过身来定定的看着新民,有那么一瞬间,新民以为他看到了自己。

“我就…脑子一热替你做决定了,你要是想治好眼睛也没关系,上床别把心——”新民的话没说完就没声了。

他被贺兰静霆紧紧的拥在怀里,那双手勒的他几乎有点要窒息了。新民在贺兰静霆的后背上拍了拍,示意他放手。

后者放开新民后又小心翼翼的捧住他的脸,然后虔诚的吻了上去。狐族冰凉的唇瓣轻轻的贴在新民的唇上,贺兰静霆温柔的描摹着他的唇形。

两人在夕阳下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随着最后一缕阳光下山,贺兰静霆的眼睛逐渐清明起来。

“抱歉,把你扯进这些妖族争端里。”贺兰静霆正带着新民往人蛇一族的驻地赶去,坐在车上,他还有点愧疚。

倒是新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有什么抱歉的,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放心,比实力我肯定被他们轻松捏死,可他们想耍小心思害你不容易。怎么说新民哥可是在社会上打拼好些年的。”

“好,那我负责保护你的人身安全。”贺兰静霆勾唇轻笑,带着新民和修鹇走进了人蛇的领地。

这边贺兰静霆带着一人一狐入了蛇洞,青木也没有当甩手掌柜。他从夕颜的闺房中翻出一幅地图,那是当年贺兰进明送来的彩礼,在人类眼里是张没用的废纸,只有青木知道,这张地图便是狐王墓的位置。

“夕颜啊夕颜,也许次此次狐族大劫,便是当年的债。你一定要保佑静霆,保佑我们狐族能渡过劫数。”青木卷起地图,冲着在门外的二长老点点头,摇身消失了。
                                ———tbc
努力的让新民去掉诅咒,努力的恢复贺兰的双眼,努力的让结局变成he!!
至于顺懂古城旧巷被删掉的原因:被diss说很多地方太假有出入,所以打算再磨一磨细节重新大改设定。

【贺兰×新民】伊始(14)

录音一出来,朝颜的脸色就变了。她一挥手想要抢过手机,但是青木也不是个傻子,轻轻一挡就将朝颜的法术化解掉,任由那段录音播放完。

“朝颜啊朝颜,你太低估我们这些边缘人了,不过是个千年的老狐狸,算计我还嫩了点。”新民咧嘴一笑,只是笑意未曾达到眼底。

青木面色铁青,咬牙问道“朝颜,你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害阿西!”

朝颜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带上一抹狠厉“贺兰静霆就是个孽缘,夕颜犯的错不能留在世上!”

“阿西不是个错误!”

“哼,青木大人,你才是让这个孽缘活下来的罪魁祸首!贺兰静霆,你就不想知道你为什么姓贺兰吗?”朝颜不再顾忌,既然计划败露那便让贺兰静霆难受难受吧,这个真相若让狐族长老听到,那主祭司的位置,贺兰静霆可坐不了了。

青木脸色一下变得怪异起来,他想要阻止朝颜,却被朝颜身后的大长老以及四长老制止了。

气氛凝到冰点。

“贺兰静霆你根本不是青木的孩子,跟赵松一样,你们都是养子。”朝颜扭头看了青木一眼,带着讽刺“你的父亲是一个叫贺兰进明的人类,母亲则是我妹妹夕颜!你一出生她就死了,而你,作为这段感情的孽缘被青木亲手抚养大。”

“当年沈晖彦的肝被你吃掉,所以他生生世世都不能活过三十岁。”

听到这句话,新民没有反应,早在他恢复记忆时他就知道了,最开始他也恐惧过,世人皆怕死。但是他又释怀了,反正又破不了诅咒,与其被吓死不如高高兴兴的活到三十再说。

贺兰静霆往前一步把新民护在身后,问:“你能破掉诅咒?”

“我当然可以,我还能现在告诉你。”朝颜浅浅的笑了,随后道出了破解方法。

“只要你死了,他的诅咒就破了。当年你吃掉了他的肝,占用了他的能量,现在你只要还给他一切就能结束。”

还未等贺兰静霆说什么,新民便开口了:“谢谢好意啊,不需要。死的早正好少受罪,反正他能找到我转世,不劳您费心我的诅咒了。”

贺兰静霆有点意外,他还不确定新民对他的感情到哪一步,此话一出一切都明了了。

他牵住新民的手,看着朝颜“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如果人狐相恋就是孽缘,不好意思,那这孽缘我怕是要坚持下去了。”

朝颜没想到新民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气之下便交了底牌:“好啊,好。贺兰静霆,你会为这句话付出代价的,整个狐族都会成为代价!”说完,她拂袖而去,同时离开的还有刚刚拦住青木的两位长老。

“父亲大人…”贺兰静霆看着像是瞬间衰老的青木,心情复杂。他怨了青木九百年,导致狐族分裂,结果他根本没有资格去怨任何人。

新民捏了捏贺兰静霆的手稍稍安慰他,青木闭上眼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走之前留下一句话“狐族靠你了…别让你母亲失望,你是个好孩子。对了,让赵松千花和宽永回来吧,你需要他们。”

北方,狐王墓中的侧墓室塌方了;同一时刻,人蛇一族的族长打开了祖传的宝盒。
                                  ———tbc
今晚开新坑,之前说的都市灵异,开始两篇连载双更,叹气。


请求

这个版式看得我实在是受不了呜呜呜,还是旧版的人性化一点

夏花湫月: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从未止步

♪接红海原背景

♪盲狙济南中考题

♪比起去年的醒来,今年是真的仁慈

 

蛟龙一队在短短的一个月里换了四名队员,有人留在异国他乡,有人断臂归家,还有人挣扎于伤痛之中。

 

舰长高云怕其他的蛟龙留下心理创伤,在他们一回国就安排了心理医师。队长杨锐最担心的是李懂,毕竟这个年轻的军人是第一次踏上战场。血肉横飞的场景也好、队友命丧眼前也好,都很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李懂拿着体检报告站在甲板上吹风,顾顺悄悄的来到他身边,虽然没有出任务但是顾顺依旧嚼着口香糖——这似乎是一个习惯了。

 

“有什么事儿别压在心里,跟哥说说?”

 

李懂斜眼看了顾顺一下,抿了抿唇角:“我在想,你什么时候走。”

 

“怎么,哥免费给你上了这么多课你还想赶着我走啊?”顾顺伸手揽着李懂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你真的可以去试试主狙击手的位置,经验会从每一次的实战和演习中积累,如果你一直在观察员的位置上,那你积累的也只能是观察员的经验。”

 

“我有这个资格吗?”李懂望着碧蓝的大海,眼里带着向往,谁不想让自己变强呢?最好是能强到跟身侧的这个人比肩,或者,或者比他还要强。

 

顾顺靠着护栏,笑出声:“本来呢,今年的竞选资格是没有了——但是吧,蛟龙的王牌狙击手推荐的人,肯定有资格啊。”

 

李懂跟着他一起笑,耳尖因为兴奋微微泛红。

 

其实顾顺没有最开始让人以为的那样高高在上,对于优秀的人他会大方的肯定,对于别人的错误他也会直接提出来。李懂刚接触到顾顺的时候,对方的挑衅激起了他得好胜心,对于顾顺的话也是心存不服气。

 

但是在炮火横飞的伊维亚,顾顺对他说的每一句话或多或少都会带给他一些体会,这些来自于顾顺的经验帮助他在短时间内迅速成长,爆发出了真正的实力。

 

在战火中能把性命性命交付给对方的情义是深刻的,如果说在伊维亚让他们彼此相识,那么回国的这两个月修养期则是让感情更深厚了一些,也让李懂更了解顾顺这个人了——稳重中带着些欠揍,是个很会活跃气氛的人。

 

李懂也曾想过跟顾顺一直搭档下去,但是成为主狙击手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从军的梦想就是进入最好的特战队成为一名优秀的狙击手。

 

“懂啊,哥要是走了,你会想我吗?”晚上宿舍熄灯之前,顾顺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一句话。

 

李懂没有着急回话,他在上铺探出脑袋往下看,说:“想你有好处没?”

 

“有啊,哥给你发个对象。”黑暗之中,顾顺看不清李懂的表情,藏在被子里的手微微攥起。

 

“拉倒吧,咱们这种整天跟枪支弹药作伴的人要什么对象啊。”李懂笑了一声,躺回到床上,盯着天花板“你下周就要去委内瑞拉了吧,这可是代表咱们国家的荣誉。”

 

“等哥回来会把所学交给你的,放心吧不收学费。”顾顺翻了个身,闭上眼“希望那个时候还能回蛟龙,不在一队都行。”

 

话题戛然而止,两个人各带着各的心事入睡,然后在梦中不约而同的相遇了。

 

一周后顾顺踏上了委内瑞拉的土地,不同的气候,不同的语言,不同的人种,但是每个人心里的执念的信仰都是一样——为了守卫自己的国家,为了让自己更强大。

 

同时,李懂的主狙击手训练资格批了下来,他要回到陆地上,开始枯燥又让人筋疲力尽的训练。趴在泥地里的时候,李懂破天荒的走了一次神,他突然想到了顾顺,时隔五个月他第一次有闲心想起那个拽了吧唧的狙击手。

 

他曾经挺过的训练我也咬牙坚持下来了。李懂想。

 

不出意外的,那一天李懂被教官加罚了一百个俯卧撑——因为走神。

 

主狙击手训练结束之后李懂被调走了,他不再是蛟龙一队的观察员,他成为了潍坊号的狙击手。李懂进入主狙击手训练营的时候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是当他真的离开临沂号的时候,搂着他的战友们掉了眼泪。

 

在离开故土的第271天的时候,顾顺完成训练从委内瑞拉回到了祖国的碧海蓝天,他重新回到了蛟龙一队,实至名归的王牌狙击手。

 

“报告队长,狙击手顾顺报道!”顾顺从直升机上跃下,提着行李冲杨锐敬礼。

 

杨锐笑着向他回礼,然后两个人亲切的拥抱了对方“欢迎,贺新!”闻声走过来一位年轻人,眉目中带着自信与未经硝烟的张扬。

 

“他是代替王浩的人,从委内瑞拉回来的王牌狙击手,你们认识一下。”

 

贺新的眼里带着敬佩,双脚一并军姿挺拔的敬礼:“我是观察员贺新。”

 

“我是顾顺。”

 

一切仿佛回到了一年前,只不过站在他对面的人不再是他喜欢的李懂了。

顾顺心情不佳,介绍完自己后便略过了贺新,到后方与徐宏佟莉拥抱。他又跟陌生的通讯兵医疗兵和机枪手大过招后直径回了宿舍,271天的分别,再回来时熟悉的宿舍多了一股陌生感。

 

远在潍坊号上的李懂接到了新的任务,褪去了当年的青涩与不安。他现在是个能够独当一面的狙击手,也是个心思慎密的副队长。李懂坐在机舱内,抱着枪闭眼沉思———按照以往的时间,顾顺应该回国了,他会调到哪儿呢,应该是回到蛟龙一队吧,毕竟好钢用在刀刃上。

 

“大家注意,这次伊维亚的暴乱要比上次更加严重,所以务必请你们打起精神来,带我们的人民包括你们,安全回家。”

 

李懂深吸一口气,率先踏上伊维亚的土地,熟悉的硝烟和地点,只是身旁的战友不再是那些引导自己的人了。

 

“李懂、蒙钟迅速寻找制高点!”

 

说来有缘,哪怕过了一年,他所找到的制高点与当年的一模一样。只不过,天台上的那盆雏菊早就枯萎了,甚至连花盆都不见了踪影。

 

“蒙钟,一会我开枪肯定会被对面的狙击手锁定,我来吸引火力,你找机会将他击毙。”李懂习惯于自己吸引火力,哪怕自己成为主狙击手也习惯做这些危险的事情。

 

不料,李懂在将敌方首脑击毙后被对面的狙击手打中肩部,接着就有机枪手定位到了他的位置。蒙钟还是太年轻,在自己的主狙击手受重伤后他第一反应是扑过去,而不是先解决掉对面的机枪手和狙击手。

 

“报告队长,副队重伤!!”

 

“机枪手火力压制,狙击组撤退!!”

 

“报告,李懂申请留在原地…蒙钟撤退。”李懂知道自己现在如果撤退的话可能会拖整个队伍的后腿,毕竟肩部和腿部同时中弹大大的加重了队伍的负担。

 

队长第一时间做了判断,批准了李懂的请求:“我们吸引火力,你找掩体处理伤口,蒙钟撤退到集合点。我已经向舰长请求了支援,他们会调遣最近的一支小队来支援。”

 

蒙钟咬了咬牙,撇头丢下李懂一个人往集合点撤去,李懂连滚带爬的找到一处暂时没有被发现的死角。

 

他拿出止血带来快速处理着腿上的伤口,又给自己注射了一支吗啡来镇痛。

 

这次任务比起一年前的还要再残酷一些,反叛军不少恐怖组织,人数和装备都比上一次有着不少的提升。有二十名中国人员还被扣在人质营中,反叛军迫于中方的压力暂时还不敢对他们动手。

接到支援任务的是蛟龙一队,杨锐一听李懂重伤还在制高点眼都红了。八个人一路摸进人质营,佟莉这次的子弹可是足足的,毫不留情的在前面开路。顾顺让贺新去找另外的制高点,自己凭着对李懂的了解不费力气的找到了他。

 

“好久不见啊。”因为失血的原因,李懂的脸色苍白,他居然还有闲心跟顾顺打招呼。

 

“是啊,哥再晚点来你这句话就得在奈何桥边跟我说了。”顾顺背起李懂,开口的第一句话就带着火药味,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跟谁生气。

 

李懂心安理得趴在顾顺背上,虽说好久不见,但是他对蛟龙一队尤其是对顾顺的信任度是百分之百的“我刚当上主狙,命大。”听到这句话的顾顺哼笑一声,没搭理他。

 

顾顺背着李懂赶到了集合点,医疗兵迅速给李懂处理伤口,而人质营也被炸开了缺口,佟莉开着车一脚油门冲过去引导人质上车撤退。

 

“撤撤撤,顾顺李懂上车,撤!”杨锐扯着嗓子喊,明明叫了半年的顾顺贺新了,但在看到顾顺站在李懂身边时,他很自然地就喊出了顾顺李懂。

 

毕竟蛟龙一队对这里的地理位置算得上是熟悉,很快就带领着潍坊号的人撤到了港口成功救出人质。

 

在返航的路上,顾顺借着交流狙击手经验的由头跟李懂坐在了一起。

 

快被绷带缠成木乃伊的李懂想跟顾顺说很多话,但却不知道如何开口。神经放松下来的他异常的疲惫,他突然发现,已经很久没有人故意逗他或者以前辈的身份来指导他了。不知不觉的,李懂已经成为独当一面的优秀狙击手了。

 

顾顺看着李懂,他亲手把他喜欢的人推向了离他更远却更高的位置。他看到了李懂眉眼间的成熟与满足,也看到了他肩上担着的压力与疲惫。

 

顾顺想抱抱李懂——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懂啊,一年多不见,想哥没?”

 

“想你有什么好处吗?”李懂又问出了这个问题,像是临行前的那个晚上。只不过,那个时候李懂还不知道对顾顺的心情,所以没有明白顾顺话里的意思,白白错过这么久的时间,甚至差一点阴阳两隔。

 

顾顺撇撇嘴,在李懂耳边悄声回答:“给你发个对象啊。”一样的对话,但是有什么似乎改变了。

 

“我能选一个吗?”

 

“当然可以,任君选择。”

“发一个姓顾的,有着虎牙,身高接近一米九,有点拽了吧唧的。”李懂自己说着都笑了,肩膀一抖一抖的。

 

顾顺凑过去,露出了一对虎牙:“就我了,百分百合心意。”然后他轻轻的吻上李懂的唇瓣,与他十指相扣。

                                                              ———end

Ps:自我感觉没有很偏题(bushi),无论是顾顺和贺新的那段自我介绍也好,还是李懂重回伊维亚执行任务也好都是以前经历过的,场景虽然一样,但是他们都比最开始的时候变强了很多,都没有停下变强的步伐。顾顺从委内瑞拉完成了训练,李懂一跃成为了独当一面的狙击手,他们都,从未止步。

【贺兰×新民】伊始(13)

新民烦躁的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属于那位夕颜公主的媚珠愈发灼热,而且今晚便是月圆之夜了。

贺兰静霆还在房间外,新民可以听到他的脚步声。这种‘家’的感觉让他有点贪恋,早上起来有人递上一杯温水,他负责做早餐。上午两个人会待在一起,虽然交流不多但是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温馨又宁静。

喜欢与否,新民不确定。沈晖彦是爱着贺兰静霆的,或许这种爱意对新民有着些许的影响,可是不舍得却是新民的的确确能感受到的。

他不是十恶不赦的恶人,人心都是肉长的,他也不例外,贺兰静霆对他的好新民都着,对他的温柔新民也记着。

“父亲发起了宴会,邀请我们过去。”贺兰静霆敲了敲新民的房间门。

“你父亲该不会真认为我跟你有什么吧?”新民拿了一把折叠刀放到口袋里,打开门看着贺兰静霆,他的良心在做着斗争。

贺兰静霆垂眸想了想,语气有点低落“你要是不喜欢,我一会便告诉他我们没有关系。”

“随你吧。”

宴会要比之前的酒会更加无趣,几位长老全都在场,所有狐狸都端着架子,就连修鹇那样嬉皮笑脸的家伙都看起来严肃恭敬。

给各个长老问过好,贺兰静霆便带着新民去了客房——他在等待赌博的结果。

新民悄悄地把折叠刀藏在了衣袖里,视线发虚。

“你情绪不是很好。”贺兰静霆拉着新民坐在沙发上,有意无意的扫过新民的袖口。

“这宴会太没意思,全都是老古董。”新民没有像往常一样靠在沙发上,反而是略微板正的坐着。

贺兰静霆抿抿唇,他想,他知道答案了“新民,你想要什么直说便是,我都会给你。”

新民身子一僵,还是装作听不懂的样子“我能要什么啊,不就是钱嘛,小哥准备给我加工资?”他嬉皮笑脸的看着贺兰静霆,对方眼里的失望和苦涩一览无余。

贺兰静霆早就知道了?!新民迅速的在心里得出答案。

“九百年前我吃了你的肝,所以这双眼睛我还给你也不会有怨言的。”贺兰静霆浅浅的笑着,伸手去拿新民袖子里的刀“放心,哪怕你取走我的双眼我也还会找到你并且守护你的。”

新民眼眶一热,手一甩将刀子扔了出去,去他妈的夕颜公主,老子不干了!他起身蛮横的吻上贺兰静霆微凉的唇瓣,手腕上的媚珠亮了起来。

这一瞬间贺兰静霆脑子是空的,下一瞬间换新民脑子空掉了,他感觉到一阵眩晕然后昏了过去。

“修鹇,快,去医院!”贺兰静霆抱起新民,焦急的冲出客房。闻声赶来的不仅有修鹇,还有青木。

青木看着贺兰静霆焦急的模样,挥挥手将新民带到自己怀里,然后把他放到了地上“不用去医院了,你们都先退下吧。”

到底是狐族的主祭司,不到一个小时新民的脸色便红润了起来,被贺兰静霆抱到了他曾经居住的房子里。

床上的新民还闭着眼,呼吸也是浅浅的。贺兰静霆坐在床边,握着新民的手。他没有想到,自己才是赌局的胜者。那个突如其来的吻以及亮起的媚珠,都是眼前这个人给予的。

夜里的时候,贺兰静霆趴在床边假寐。新民在混沌间看到了一个女人,穿着红白相间的汉服,跟耀婷长得一模一样。她浅浅的笑着,眼角却有眼泪划过。新民张嘴想说话,无奈却发不出声音来。女人向新民走来,抬手摸了摸他的脸,温柔至极“好好陪着阿西。”

“好。”

新民发出动静,惊醒了贺兰静霆“你醒了,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新民没有着急搭话,他细细打量着贺兰静霆,抬手抚上了贺兰静霆的眼睑“这么好看的眼睛,我可舍不得把它们取下。”

“你其实早就知道了,对吧。你早就知道我带有目的性才接触你,之所以没解决了我,也是在赌,对吧。”明明是问句,但是新民却是肯定的语气。

他从口袋里拿出另外一颗媚珠,递到贺兰静霆眼前“这是夕颜公主的,就是耀婷。朝颜说,你的眼睛能让我找到她的转世,开始我有点心动,毕竟是我害死了她,但是现在后悔了,你才是让我心动的人。”

“狐族重信用,心动了,就不能后悔了。”贺兰静霆笑着,吻了吻新民的唇角,温情的很。

房间外传来不适宜的声音,接着房门就被打开了。

“新民先生为何会有家妹的媚珠,右祭司——哦不,主祭司大人难道就不该盘问一下吗?”朝颜轻蔑的扫了一眼贺兰静霆,径直走到二人面前,当着青木的面,从新民手中拿出了夕颜的媚珠。

青木面色铁青,声音冷了几分:“阿西,这是怎么回事!”

新民不慌不忙的掏出手机,冷笑一下放出录音“可惜了,本来是个好戏,只是我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也不是个傻子啊。”

手机里播放着的,赫然就是最初朝颜找到新民的那段对话。

门口的三长老悄悄敛去身形,消失在了黑暗中。

                                 ———tbc

可能不会写异族了,大概人蛇的那个伏笔废了,因为顺懂新坑需要太多的妖兽或神兽,这儿都用了的话那边没得写了,超级惨。

大概还有五章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