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晗

沉迷咕咚的发刀女孩儿_(:_」∠)_

【贺兰×新民】伊始(17)

来者是青木却又不像是青木,贺兰静霆来不及深究,虞昊稍稍试探一下脸色变得惨白。

“青木你狠,咱们走着瞧!”

虞昊化成小蛇略微狼狈的逃走,贺兰静霆没心情去追虞昊,他满心都是新民现在的状态和眼前这个青木。

青木背着手往外走去,他比上一次见面要苍老了很多“先去照顾李先生吧,其他的…等明天我会告诉你。”

贺兰静霆点点头,搂住还在发愣的新民,柔声说:“走,我们回家。”

“你告诉我,我是人!”新民抓着贺兰静霆的手腕,依旧是惊恐的神色,语调有些歇斯底里。

迎接他的是沉默。

贺兰静霆没有回答他,而是俯身把新民抱起来回到车上,示意修鹇开车回狐族驻地。车上的修鹇本来想问宽永为什么没出来,但他透过后视镜看到新民的模样时,选择了闭嘴保持安静。

新民脑子里很乱。

他可以接受自己之前帮助的老乡是狐族公主,也可以接受自己喜欢的人是狐族,更可以接受自己九百年前曾甘愿将自己的性命交给贺兰静霆。

唯独在他知道自己也不是个人类的时候,新民崩溃了——一根迟来的压垮骆驼的稻草。

他想,这不公平。

“我努力的活着,让自己变成一个独立的个体,是个完完整整的人类…”

新民低声说。

“是,我以前干试药的勾当,蜷缩在社会的底层不是个好人。但起码我有自己的底线,有自己的原则…”

他说着,干涩的眼里终于变得湿润,然后落下了眼泪。

“结果你们告诉我,我不是人。我……”

贺兰静霆没让他说完就吻了上去,他知道新民想说什么,也知道新民为什么心里不舒服。

因为这太不公平了,在新民最落魄的时候没有神明听到他的嘶喊,现在又告诉他你自己就是神明的一部分——听起来很讽刺。

新民本能的去回吻贺兰静霆,直到两个人都气喘吁吁。

下车之后贺兰静霆直接把新民横抱起来回了房间。然后他迫不及待的吻上新民的脸颊,吻过新民脸上的泪痕。

新民知道贺兰静霆想要什么。他闭上眼,顺势去解贺兰静霆的扣子,抚上他的胸膛。

房间里气氛暧昧,两人的衣衫落了满地,偶尔传出几声难耐的呜咽。

床上是交缠的身影,新民和贺兰静霆完全投入进了这场欢爱里。狐族、人蛇、灾难,全都见鬼去吧。现在他们只知道彼此,也只拥有彼此。

这场性/事进行了许久才结束,新民疲惫的躺在贺兰静霆的臂弯中,呼吸平稳。

“其实,无论你是人还是灵,我都爱你,这还不够吗?”

贺兰静霆在新民耳边缓缓的说到,带着迟来的安抚。

后者没有说话,只是握住了贺兰静霆的手,轻轻阖上眼眸。

“这次事情威胁到狐族子民,我希望你能帮我……”

新民想起了虞昊那张蛊惑人心的脸,厌恶的皱起眉头。

“我肯定帮你。”
                              ———tbc

完结倒计时,耶!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