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晗

沉迷咕咚的发刀女孩儿_(:_」∠)_

暗恋这件小事 2

♪暗恋事小,人丢了事大。
♪发现撞题目了,缘分。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郭长城没有来上班,赵云澜给他打电话也没人接。

处里都觉得不对劲,毕竟郭长城到现在为止一直都是全勤,就没有发生过这种突然消失的事情。

楚恕之脸色阴的吓人,有些坐立不安。

祝红拿了袋生肉片吃着,说:“哎老楚,以前也没见过你对谁这么上心啊。”

从二楼滑下来的黑猫也插嘴搭腔“是啊。咱们特调处谁没消失过,祝红、林静、老赵都丢过,也没见你紧张成这样。”

楚恕之瞪了大庆一眼,脸色不善“他们都有自保能力,那小子除了胆小之外还能干什么?”

“不还有那小电棒嘛。”

提到郭长城的必杀武器,楚恕之往郭长城的办公桌上打眼一扫,明明不该有心脏的他忽然心凉了半截“他没带着!”

这下,特调处里的其他人也坐不住了,虽然平时以欺负郭长城为乐趣,但是自家的小屁孩只能自己欺负,别人动一动都得掉层皮当代价。

赵云澜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坐起来,还没抬屁股就接到郭长城他二舅的电话。

“赵处啊,我们小郭让人给绑架了!”

“郭处长您别着急,具体情况给我说说,我们这就过去。”

电话里的男人调整了下情绪,开始娓娓道来,赵云澜直接开了免提。

“长城今天去上班,结果没一会就有个电话打给我,说人在他们手上叫我送两百万给他们。我一公务员,哪儿有这么多钱啊!”

赵云澜安慰了一下郭长城的二舅,要到地址后还没下命令,几个能出外勤的都已经自觉的准备好了。

尤其是楚恕之,身上的怒气都能徒手撕裂犯罪分子。

郭长城被绑在废弃的仓库里,脑袋昏昏沉沉的。他早上淋了雨,身上的衣服都湿哒哒的,现在又在阴暗的仓库里,不负众望的发烧了。

就算是被绑了,他还想,自己作为灯芯还发烧,会不会自燃啊……

事实证明,郭长城想多了。他不仅不会自燃,还通过灯芯联想到了尸王。

楚哥会不会担心我啊…应该会的,他是个很好的人,虽然嘴上嫌弃我但是很照顾我的。郭长城脑子里过着乱七八糟的内容,一会是楚恕之不经意勾起的唇角,一会又是楚恕之操纵傀儡的样子。

我为什么要一直想他不想副处他们啊?

因为我喜欢楚哥。

哦,我喜欢他。

郭长城已经要烧迷糊了,这个认知突然间就很正常的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想着,郭长城嘿嘿嘿的心里闷笑,原来自己喜欢的是楚哥啊!

还没等他仔细的梳理这件事的时候,仓库的大门就被一脚踹开了,进来的是楚恕之。

“郭长城你这个废物点心,居然能让人类给你绑了!”楚恕之嘴上嫌弃着,但当他看到郭长城完好无损的被绑在凳子上的时候松了一口气。

绑架犯还没清楚怎么回事,楚恕之便已经反应迅速的把他们用傀儡线给绑了。后面赶来的祝红屏蔽了几个人的记忆,催眠了他们。

“楚哥…”

郭长城被楚恕之松绑,他本来要站起来,结果腿一软往前面栽去。

楚恕之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揽住。

“蠢死了,走路都不会了?”

郭长城缩了缩脖子,有点心虚。

随行的沈巍看出了不对劲,他上前摸了摸郭长城的额头——意料之内的烫手。

“带他去医院吧,发烧了”

楚恕之这才发现,原来郭长城的衣服还是湿哒哒的,脸颊泛着不自然的红色。楚恕之把到嘴边的数落咽了回去,认命的把郭长城背起来“小崽子,我欠你的。”

赵云澜一脸高深的拦住想要跟着一起的人,摇了摇头。

废话,人家谈恋爱,你们去当电灯泡?
                              ——tbc

评论(11)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