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晗

沉迷咕咚的发刀女孩儿_(:_」∠)_

【贺兰×新民】伊始(16)

贺兰静霆从容的带着新民走到主殿,坐在椅子上的人并未起身迎接,反倒是脸上带着一抹冷笑。

“贺兰大人看来很在乎那三个小狐狸啊。”

“虞族长此次私自抓捕我们狐族成员,不知有何用意?”贺兰静霆不愿跟虞昊寒暄,索性道出重点。

虞昊这才舍得起身,新民看到他身下拖着一条蛇尾,头皮一麻。

“我要右祭司大人,拿你身边这个人类换你的同类,如何?”虞昊吐着信子,围着贺兰静霆和新民转了一圈。新民小时候被蛇咬过,所以他对冷血动物更加惧怕。这种恐惧是儿童时期的阴影。

他不自觉的紧紧贴着贺兰静霆,潜意识里已经对贺兰静霆有着浓烈的依赖感。

贺兰静霆自然感觉的到,他握着新民的手微微用力,在其身边形成一层保护屏。“虞族长,你们人蛇一族乃天神的后代,难为一个人类岂不掉价?”

听到这句,虞昊发出一阵怪笑,他凑近了新民去闻他身上的味道,目光里带着贪婪。贺兰静霆有些不悦,略微霸道的把新民拉到自己身后。

“哈哈哈哈哈有意思,过了九百年,你还是放不下沈晖彦这个人啊。”说着,虞昊的目光倏地冷下来。“可是,他真的是普通人类吗?”

贺兰静霆微微眯眼,心里模模糊糊的感觉到了什么,他看了新民一眼,后者早就被这糟心的对话整迷茫了。

“你什么意思?”

“我还真怀疑你到底是不是狐族的继承人,难道你父亲没有告诉你真相?”

贺兰静霆猛的惊醒,他想起来了一段早就被时光尘封的记忆。

那个时候,沈晖彦刚刚被带到他身边,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刚进入陌生地带,沈晖彦只跟着同自己年龄相仿的贺兰静霆,他像一只落入人类世界的小鹿,紧张又好奇,还带着惧怕。

贺兰静霆从小就没有玩伴,沈晖彦的到来让他高兴不已,整日与他在院子里玩耍,晚上一起在湖边晒月光。

正是这个时期,贺兰静霆曾在青木房间外偷听到一段对话。

“青木大人,那孩子可是女娲身上的一片鳞片,真的要让他当药吗?”

“我知道。只有他才能救静霆,至于人蛇一族…能瞒便瞒吧。”

贺兰静霆没听懂,一头雾水的找沈晖彦去玩了,转头将这个对话忘得一干二净。时至今日,他才重新想起并明白过来。

虞昊冷哼一声,站在贺兰静霆的对面,说:“想起来了?那沈晖彦本来就是我们人蛇的所有物,倒是便宜了你!你真以为人类被你吃了肝打上诅咒还能转世投胎?那是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人类,而是从女娲蛇鳞中孕育出来的灵!”

一直被冷落在旁边的新民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不受控制的往后倒退几步,满脸的不可置信。

他能接受身边的人是狐狸,能与狐狸一起进蛇窝,但他不能相信自己是一片蛇鳞的产物。这太匪夷所思了。

新民的嘴唇哆嗦着,他愣愣的扭头看着贺兰静霆,颤着声音问:“我不是…人类?这不可能,对吧?”

贺兰静霆不忍心见他这副模样,伸手想要将他抱到怀里,不料被新民狠狠推开。新民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

“沈晖彦,来,回到我们人蛇族来。”虞昊阴恻恻的笑着,往新民跟前走去。“我们才是神的后代,你的责任就是让我们变得更强大。”

贺兰静霆见自己安抚不了新民,转头把火气全撒在了虞昊身上。他掀起妖气,直接将虞昊摔出去。

“他不是沈晖彦,沈晖彦九百年前就死了。现在是李新民,是我爱人。虞昊,你若不将我狐族子民放出去,那你我两族便是敌人了。”

虞昊的蛇尾缠上柱子,整个人盘在上面,冷冰冰的吐着信子“从朝颜离开狐族开始,我们就是敌人。她要权,我要沈晖彦,不错的合作。”

虞昊正说着,有两名人蛇弟子从门口飞了进来,身受重伤。

“也就是说,你们不打算放人了?”

冰冷的男声从外面传来,还在迷茫中挣扎的新民被一股力量带过去,贺兰静霆一惊,也跟着他一同到了外面。
                                   ———tbc
我的感情线要走没了,下一章一定要让贺兰跟新民好好的腻歪一章,什么也不干,就谈恋爱!





评论(10)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