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晗

沉迷咕咚的发刀女孩儿_(:_」∠)_

从未止步

♪接红海原背景

♪盲狙济南中考题

♪比起去年的醒来,今年是真的仁慈

 

蛟龙一队在短短的一个月里换了四名队员,有人留在异国他乡,有人断臂归家,还有人挣扎于伤痛之中。

 

舰长高云怕其他的蛟龙留下心理创伤,在他们一回国就安排了心理医师。队长杨锐最担心的是李懂,毕竟这个年轻的军人是第一次踏上战场。血肉横飞的场景也好、队友命丧眼前也好,都很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李懂拿着体检报告站在甲板上吹风,顾顺悄悄的来到他身边,虽然没有出任务但是顾顺依旧嚼着口香糖——这似乎是一个习惯了。

 

“有什么事儿别压在心里,跟哥说说?”

 

李懂斜眼看了顾顺一下,抿了抿唇角:“我在想,你什么时候走。”

 

“怎么,哥免费给你上了这么多课你还想赶着我走啊?”顾顺伸手揽着李懂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你真的可以去试试主狙击手的位置,经验会从每一次的实战和演习中积累,如果你一直在观察员的位置上,那你积累的也只能是观察员的经验。”

 

“我有这个资格吗?”李懂望着碧蓝的大海,眼里带着向往,谁不想让自己变强呢?最好是能强到跟身侧的这个人比肩,或者,或者比他还要强。

 

顾顺靠着护栏,笑出声:“本来呢,今年的竞选资格是没有了——但是吧,蛟龙的王牌狙击手推荐的人,肯定有资格啊。”

 

李懂跟着他一起笑,耳尖因为兴奋微微泛红。

 

其实顾顺没有最开始让人以为的那样高高在上,对于优秀的人他会大方的肯定,对于别人的错误他也会直接提出来。李懂刚接触到顾顺的时候,对方的挑衅激起了他得好胜心,对于顾顺的话也是心存不服气。

 

但是在炮火横飞的伊维亚,顾顺对他说的每一句话或多或少都会带给他一些体会,这些来自于顾顺的经验帮助他在短时间内迅速成长,爆发出了真正的实力。

 

在战火中能把性命性命交付给对方的情义是深刻的,如果说在伊维亚让他们彼此相识,那么回国的这两个月修养期则是让感情更深厚了一些,也让李懂更了解顾顺这个人了——稳重中带着些欠揍,是个很会活跃气氛的人。

 

李懂也曾想过跟顾顺一直搭档下去,但是成为主狙击手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从军的梦想就是进入最好的特战队成为一名优秀的狙击手。

 

“懂啊,哥要是走了,你会想我吗?”晚上宿舍熄灯之前,顾顺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一句话。

 

李懂没有着急回话,他在上铺探出脑袋往下看,说:“想你有好处没?”

 

“有啊,哥给你发个对象。”黑暗之中,顾顺看不清李懂的表情,藏在被子里的手微微攥起。

 

“拉倒吧,咱们这种整天跟枪支弹药作伴的人要什么对象啊。”李懂笑了一声,躺回到床上,盯着天花板“你下周就要去委内瑞拉了吧,这可是代表咱们国家的荣誉。”

 

“等哥回来会把所学交给你的,放心吧不收学费。”顾顺翻了个身,闭上眼“希望那个时候还能回蛟龙,不在一队都行。”

 

话题戛然而止,两个人各带着各的心事入睡,然后在梦中不约而同的相遇了。

 

一周后顾顺踏上了委内瑞拉的土地,不同的气候,不同的语言,不同的人种,但是每个人心里的执念的信仰都是一样——为了守卫自己的国家,为了让自己更强大。

 

同时,李懂的主狙击手训练资格批了下来,他要回到陆地上,开始枯燥又让人筋疲力尽的训练。趴在泥地里的时候,李懂破天荒的走了一次神,他突然想到了顾顺,时隔五个月他第一次有闲心想起那个拽了吧唧的狙击手。

 

他曾经挺过的训练我也咬牙坚持下来了。李懂想。

 

不出意外的,那一天李懂被教官加罚了一百个俯卧撑——因为走神。

 

主狙击手训练结束之后李懂被调走了,他不再是蛟龙一队的观察员,他成为了潍坊号的狙击手。李懂进入主狙击手训练营的时候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是当他真的离开临沂号的时候,搂着他的战友们掉了眼泪。

 

在离开故土的第271天的时候,顾顺完成训练从委内瑞拉回到了祖国的碧海蓝天,他重新回到了蛟龙一队,实至名归的王牌狙击手。

 

“报告队长,狙击手顾顺报道!”顾顺从直升机上跃下,提着行李冲杨锐敬礼。

 

杨锐笑着向他回礼,然后两个人亲切的拥抱了对方“欢迎,贺新!”闻声走过来一位年轻人,眉目中带着自信与未经硝烟的张扬。

 

“他是代替王浩的人,从委内瑞拉回来的王牌狙击手,你们认识一下。”

 

贺新的眼里带着敬佩,双脚一并军姿挺拔的敬礼:“我是观察员贺新。”

 

“我是顾顺。”

 

一切仿佛回到了一年前,只不过站在他对面的人不再是他喜欢的李懂了。

顾顺心情不佳,介绍完自己后便略过了贺新,到后方与徐宏佟莉拥抱。他又跟陌生的通讯兵医疗兵和机枪手大过招后直径回了宿舍,271天的分别,再回来时熟悉的宿舍多了一股陌生感。

 

远在潍坊号上的李懂接到了新的任务,褪去了当年的青涩与不安。他现在是个能够独当一面的狙击手,也是个心思慎密的副队长。李懂坐在机舱内,抱着枪闭眼沉思———按照以往的时间,顾顺应该回国了,他会调到哪儿呢,应该是回到蛟龙一队吧,毕竟好钢用在刀刃上。

 

“大家注意,这次伊维亚的暴乱要比上次更加严重,所以务必请你们打起精神来,带我们的人民包括你们,安全回家。”

 

李懂深吸一口气,率先踏上伊维亚的土地,熟悉的硝烟和地点,只是身旁的战友不再是那些引导自己的人了。

 

“李懂、蒙钟迅速寻找制高点!”

 

说来有缘,哪怕过了一年,他所找到的制高点与当年的一模一样。只不过,天台上的那盆雏菊早就枯萎了,甚至连花盆都不见了踪影。

 

“蒙钟,一会我开枪肯定会被对面的狙击手锁定,我来吸引火力,你找机会将他击毙。”李懂习惯于自己吸引火力,哪怕自己成为主狙击手也习惯做这些危险的事情。

 

不料,李懂在将敌方首脑击毙后被对面的狙击手打中肩部,接着就有机枪手定位到了他的位置。蒙钟还是太年轻,在自己的主狙击手受重伤后他第一反应是扑过去,而不是先解决掉对面的机枪手和狙击手。

 

“报告队长,副队重伤!!”

 

“机枪手火力压制,狙击组撤退!!”

 

“报告,李懂申请留在原地…蒙钟撤退。”李懂知道自己现在如果撤退的话可能会拖整个队伍的后腿,毕竟肩部和腿部同时中弹大大的加重了队伍的负担。

 

队长第一时间做了判断,批准了李懂的请求:“我们吸引火力,你找掩体处理伤口,蒙钟撤退到集合点。我已经向舰长请求了支援,他们会调遣最近的一支小队来支援。”

 

蒙钟咬了咬牙,撇头丢下李懂一个人往集合点撤去,李懂连滚带爬的找到一处暂时没有被发现的死角。

 

他拿出止血带来快速处理着腿上的伤口,又给自己注射了一支吗啡来镇痛。

 

这次任务比起一年前的还要再残酷一些,反叛军不少恐怖组织,人数和装备都比上一次有着不少的提升。有二十名中国人员还被扣在人质营中,反叛军迫于中方的压力暂时还不敢对他们动手。

接到支援任务的是蛟龙一队,杨锐一听李懂重伤还在制高点眼都红了。八个人一路摸进人质营,佟莉这次的子弹可是足足的,毫不留情的在前面开路。顾顺让贺新去找另外的制高点,自己凭着对李懂的了解不费力气的找到了他。

 

“好久不见啊。”因为失血的原因,李懂的脸色苍白,他居然还有闲心跟顾顺打招呼。

 

“是啊,哥再晚点来你这句话就得在奈何桥边跟我说了。”顾顺背起李懂,开口的第一句话就带着火药味,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跟谁生气。

 

李懂心安理得趴在顾顺背上,虽说好久不见,但是他对蛟龙一队尤其是对顾顺的信任度是百分之百的“我刚当上主狙,命大。”听到这句话的顾顺哼笑一声,没搭理他。

 

顾顺背着李懂赶到了集合点,医疗兵迅速给李懂处理伤口,而人质营也被炸开了缺口,佟莉开着车一脚油门冲过去引导人质上车撤退。

 

“撤撤撤,顾顺李懂上车,撤!”杨锐扯着嗓子喊,明明叫了半年的顾顺贺新了,但在看到顾顺站在李懂身边时,他很自然地就喊出了顾顺李懂。

 

毕竟蛟龙一队对这里的地理位置算得上是熟悉,很快就带领着潍坊号的人撤到了港口成功救出人质。

 

在返航的路上,顾顺借着交流狙击手经验的由头跟李懂坐在了一起。

 

快被绷带缠成木乃伊的李懂想跟顾顺说很多话,但却不知道如何开口。神经放松下来的他异常的疲惫,他突然发现,已经很久没有人故意逗他或者以前辈的身份来指导他了。不知不觉的,李懂已经成为独当一面的优秀狙击手了。

 

顾顺看着李懂,他亲手把他喜欢的人推向了离他更远却更高的位置。他看到了李懂眉眼间的成熟与满足,也看到了他肩上担着的压力与疲惫。

 

顾顺想抱抱李懂——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懂啊,一年多不见,想哥没?”

 

“想你有什么好处吗?”李懂又问出了这个问题,像是临行前的那个晚上。只不过,那个时候李懂还不知道对顾顺的心情,所以没有明白顾顺话里的意思,白白错过这么久的时间,甚至差一点阴阳两隔。

 

顾顺撇撇嘴,在李懂耳边悄声回答:“给你发个对象啊。”一样的对话,但是有什么似乎改变了。

 

“我能选一个吗?”

 

“当然可以,任君选择。”

“发一个姓顾的,有着虎牙,身高接近一米九,有点拽了吧唧的。”李懂自己说着都笑了,肩膀一抖一抖的。

 

顾顺凑过去,露出了一对虎牙:“就我了,百分百合心意。”然后他轻轻的吻上李懂的唇瓣,与他十指相扣。

                                                              ———end

Ps:自我感觉没有很偏题(bushi),无论是顾顺和贺新的那段自我介绍也好,还是李懂重回伊维亚执行任务也好都是以前经历过的,场景虽然一样,但是他们都比最开始的时候变强了很多,都没有停下变强的步伐。顾顺从委内瑞拉完成了训练,李懂一跃成为了独当一面的狙击手,他们都,从未止步。

评论(13)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