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晗

沉迷咕咚的发刀女孩儿_(:_」∠)_

【贺兰×新民】伊始(4)

不过新民并没有发现贺兰静霆的不对劲,不是他不够细心,而是一通电话扰乱了他的心神。

“贺兰先生我很抱歉要离开一段时间,我知道刚上班的第一天就请假很不礼貌但是我来不及给您仔细解释了,如果不行就开除我吧!”新民一边换鞋一边快速的说道,他没有注意到刚从卫生间出来的贺兰静霆脸色极差。贺兰静霆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嗅到新民的气息越来越远——他感受到新民走的很着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新民随手拦了一辆车报上地名,是一家医院的名字。

“大夫您好刚刚送进来一位急救患者,女性,三十多的年纪,叫李红她在哪儿?”新民跑进医院的分诊台,手在发抖。护士小姐翻了一下记录,指向左边的手术室通道,新民丢下一句谢谢就跑过去——门口是红姐的丈夫,张强。

新民放轻脚步,慢慢走到张强身边“姐夫……”

“她是不是会死啊……”张强喃喃道,他的嘴唇哆嗦着,眼神突然一凛,抓住新民的领子把他掀翻在地“都是你,要不是你他妈领阿红去试药她也不会现在在手术台上!老子打死你这个王八蛋!祸害人的玩意儿!”

新民没吱声,他攥住张强的手腕把他扯到一边去脱离控制,喘着粗气,眼眶发红。

张强没完没了的扑上来,新民用力的把他推倒在地上,低吼道“你他妈冷静点!红姐这样子是我的错,但是这次试药不是我带她去的,老子早不干这行了 ,打耀婷死的时候我就不干了!”

“她为什么去试药你不知道吗,她为什么隐瞒身体状况连续试药你不知道吗!她没钱,她想跟你一起搬出来住!”新民狠狠地瞪了张强一眼,转身走到角落里不再说话,脸色难看的很。

而贺兰静霆也不好受,他缓了一会才从恶心中逃离出来。本来因为新民的存在变得温馨有人气的家没一会儿又变得冷清,贺兰静霆紧紧抿着唇角,站在跑步机上开始锻炼。

这是贺兰静霆最爱的发泄方式,他像是感觉不到累,一直在跑。他一边跑一边想,不能再用修鹇的办法了,他要让新民带上媚珠,要时刻知道新民的位置。

赵宽永回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出贺兰静霆的身体状况很差,他给贺兰静霆做了个检查没大问题才放心下来。

“大人,您不要这样长时间的运动,这对您的身体非常不好。”赵宽永婆婆妈妈的在贺兰静霆身边啰嗦着,后者都要被气笑了“赵宽永你就是来克我的吧,把修鹇叫过来。”

贺兰静霆慢慢悠悠的回到客厅里坐下,修鹇正好从外面进来“大人您找我?”

“坐。”贺兰静霆扬了扬下巴“你说人类为什么会放着一份高收入的工作不要而跑掉呢?”

“您是说,李新民先生跑了?”

贺兰静霆点点头,道:“算是吧,他急匆匆的走了之后也没解释,东西都在却没回来。”

“是不是他有什么急事啊?”

“我也想过,但是他一直没有给我消息。我也没有暴露任何意图,而且我们上午聊的很投机。”贺兰静霆努力回想自己有没有露出马脚或让新民不高兴,但是他没有想到,因为他真的一直在顺着新民,中午的时候连人类的食物都吃的下,然后再躲着新民吐的昏天暗地。

贺兰静霆有些生气,他去吧台到了一杯红酒,端着酒杯去院子里晒月光,脑海里尽是新民的一举一动。

一直到晚上十点半的时候,新民才给贺兰静霆打了个电话,声音里带着疲惫“贺兰先生,我很抱歉今天走的匆忙……”

“没关系啊,我又不是什么要紧人要没什么事,李先生的事情比较重要的。”贺兰静霆心里带气,说出来的话自然带着埋怨。

“是这样的…我的一个姐生病了下午在手术,我比较着急所以就赶过来了。”新民努力的忽略掉贺兰静霆的话里带话,放柔了声音。

贺兰静霆听到对方主动示弱,还是软了心“严重吗,需要多少钱?”

“不知道,她刚进重症监护室,没有脱离生命危险。”新民的声音没了起伏,平平淡淡的。

贺兰静霆沉默了一会,在新民挂电话之前说“我去找你,你在哪一家医院?”

“我在市五院,不用麻烦您了——”“我们是朋友,哪谈得上谁麻烦谁啊。”

贺兰静霆挂了电话,对院子里正在斗嘴的狐狸下命令“修鹇,备车去市五院。”

市五院的环境不太好,贺兰静霆到的时候新民正窝在医院的长椅上吃泡面,他低着头看到面前出现的一双高档皮鞋有些诧异的抬头,看到了贺兰静霆。

“贺兰先生…”新民把泡面盒放下,准备站起来,贺兰静霆把他按回去自己坐在他身边,修鹇和赵宽永识相的往一边站了站给两人留下独处的空间。

“她…什么病啊?”贺兰静霆问。

他看到新民自嘲的笑了一下,说:“我害的,我又害死一个人,像我这种社会垃圾,以后还是不要再跟着你打工为好。”

贺兰静霆调查过新民,知道他以前是药头的事,但还是装模作样的问了一嘴“为什么说是你害死的?”

“我介绍她去试药,这玩意儿有风险但是来钱快,红姐这次去的时候隐瞒了身体不适的状况,然后就…”

贺兰静霆拍了拍新民的肩当做安慰,他不再说话,只是坐在新民身边陪着他。新民默默地吃完泡面,把盒子扔掉后对贺兰静霆说“麻烦你跑这趟,快回去睡觉吧,我明天过去把东西拿走。”

“拿走东西?”

“嗯,那儿离着医院太远了,我向您发出辞职申请。”

贺兰静霆脸色一沉,语气不善“李新民,我要说不让你走呢?”医院的灯忽明忽暗,“啪”的一声炸了一盏。

                               ———TBC

评论(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