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晗

沉迷咕咚的发刀女孩儿_(:_」∠)_

【贺兰静霆×新民】伊始(1)

rps拉郎预警,接路过未来剧情

没有等到肝源,杨耀婷还是离开了这个繁华而又冷漠的世界,奔向了极乐天堂。

新民重新回到了深圳,他不再做试药的行当,断了别人也断了自己的财路。他奔波在工地,搬砖、抬钢筋,做一些粗活。繁重的生活压得他狼狈不堪,当初的那点存款都给杨耀婷看病了,他现在连个房租都交不上——行李被扔在了路边。

“他妈的!”新民狠狠地踢了一脚马路牙子,然后蹲在了他自己那寥寥的行李旁边抽烟。有那么一瞬间,他也想像杨耀婷那样回甘肃老家,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种一辈子地。但是他不能,他已经在深圳扎了根,走不了了,刻在骨子里的倔强和不服气。

新民抽完了一根烟,拎着行李站起来打算找个自助银行度过一宿。

“这位先生留步。”

一个男人的声音叫住了新民,他疑惑的回头,然后看到了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俊朗的外表、体面的服装、儒雅的气质,新民在心里默默地把自己跟这种人划分开,他们不是一类人,差着十万八千里的那种。

“你是……?”

“哦,我叫贺兰静霆,是一个古玩收藏家。”贺兰静霆从西装口袋里掏出名片递给新民“我看你蹲在这里…是丢了工作还是没了住处?”

眼神还真好使,新民在心里冷哼一声,他自己以前也这么拉过人来试药,所以很熟悉这种套路,无非是来让自己给他打工的“如你所见,交不上房租,没房住了。”

“那不如,先生到我那里住吧。”

“世界上没有人会主动对你好,说你的要求我再考虑?”新民盯着贺兰静霆,生怕自己碰到骗子,不过他又想,反正他就剩这几件破衣服还有口袋里今儿刚发的二百块钱工钱,其他一无所有,没有什么好骗的了。

贺兰静霆微微一笑,说“是这样,我呢因为研究古玩所以与这个时代脱节了,你要教我用手机电脑这种所谓的高科技,还要教我一些…网络词汇。”

“你他妈忽悠我玩儿呢?”新民有些恼火,这都二十一世纪了,哪儿还有年轻人连个手机电脑还不会用的。

“我此生都不会骗你。”

“你谁啊别套近乎,还此生…日子都快过不下去了,哪儿来的此生。”新民翻了个白眼,又给自己点了颗烟,自从杨耀婷去世之后他就有了烟瘾,解乏。“说说吧,我就算是信你了,工资怎么算?”

钱乃是身外之物,贺兰静霆一点也不缺,所以开价也大方得很“包吃包住,一个月八千。”在来找新民之前修鹇告诉他不要开万为单位的工资,会被怀疑。

反正也过不下去了,不就是教人玩手机,豁出去了“成交,什么时候上班?”

“现在就可以,我的车在那边,跟我回住处吧。”贺兰静霆指了指停在路边的一辆黑色的宝马,请新民上车。

新民看了看自己脏兮兮的衣服又瞅了贺兰静霆一眼,有些难堪的坐上了车子。

车里还有两个人坐在驾驶座和副驾,看起来都是上层人士。新民往车门那里缩了缩,他有些后悔同意这个怪人的话了。

“别紧张。”贺兰静霆突然看向新民,他的目光专注而又平静,安抚着有些焦虑的新民“前面两个人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们很好相处的。我呢,也算得上是温柔的雇主,所以你的日子很好过。”

听到贺兰静霆的话,前座上的两个人纷纷点头,坐在副驾驶的男人率先介绍自己“贺兰大人说的没错,我们很好相处的,谁叫咱们长得都好看呢。我叫修鹇,修长的,鹇是…一种鸟。”

“我叫赵宽永。”开着车的男人话很少,短短一句而已。

新民象征性的应了一声算是表示,他没再开口,一味地盯着窗外的景色,他看到一栋栋的高楼飞速的闪过然后慢慢的,他发现两边不再是公寓房,反倒是成了矮趴趴的小楼——别墅区。

新民的眼里流露的向往的神色,只不过转瞬即逝。他知道,就算是混一辈子,他也进不了里面去。

“贺兰大人,我们到了。”

贺兰静霆点点头,对新民道:“下车吧。”然后不等新民开门,修鹇就主动帮他拉开了车门,还冲他勾唇一笑。

“有什么需要跟我说,我让他俩准备。你的房间在二楼左手边的第二间,挨着书房。”贺兰静霆带着新民在院子里转了一圈,然后送他进了房间“以后,你就是这里的人了,放轻松。”

新民看着宽敞的房间,又看了看楼下布局高档的客厅,感觉自己在做梦。不过他表面上还是很淡定的样子对贺兰静霆说“谢谢贺兰大人,那以后我就是你老师了。”

老师?贺兰静霆一挑眉,有些无奈。算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等以后再收拾他,反正,来日方长呢。

贺兰静霆跟新民道了晚安,转身出去了。

新民把行李袋丢到地上,看到摆在屋里的拖鞋,他换上后直径走进了房间里配套的浴室,搬了一天的砖,是该洗洗澡然后从明天开始换一种活法了。

站在主卧室阳台上的贺兰静霆看着窗外,手里把玩着一颗珠子。人已经拐到手了,下一步,就是引导他带上媚珠然后…爱上自己了。

——TB不知道有没有C

今天看完路过未来,然后深夜的激情短打。

我是叶清玖,现在改名景晗。向光在码,暂时没有坑,明天发。

评论(6)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