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晗

沉迷咕咚的发刀女孩儿_(:_」∠)_

【贺兰静霆×猴子】向光 2

拉郎预警

前文→向光1


猴子躲在广告牌后面,觉得脖子里突然凉飕飕的。他骂了一句脏话,低头看到地上的水迹——下雨了。

 

“他妈的,吓死老子了!”猴子又往里面缩了缩,他可不想淋到雨让伤口发炎。只是天公不作美,本来是豆大的雨滴忽然就成了倾盆大雨,把猴子淋了个透。

 

受伤淋雨的后果就是猴子在回到祝甸区的当晚发烧了。迷迷糊糊间他做了好多光怪陆离的梦,从古人一直到现代,经历了好多的故事,而主人公就是他和…贺兰静霆的那张脸!猴子烧的难受,想睁眼去给自己找杯水喝却醒不过来,他看着一个又一个的自己死去,看着贺兰静霆一次又一次的找寻。

 

像是着了魔。

 

猴子烧了两天多,这两天的时间里没有任何人来看过他。这就是现实和生活,猴子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哪怕是死了都要等到尸体发臭才有人发现吧。

 

贺兰静霆回了住处后眼皮一直跳,有些后悔告诉猴子真相了。他在担心猴子有没有被雨淋到,伤口有没有发炎有没有疼,有没有人耐心的照顾他。

 

“修鹇。”

 

“贺兰大人叫我?”

 

“备车,去祝甸区,我要去找他。”贺兰静霆站起来,从怀中掏出墨镜戴上,他一刻也不想等了,总觉得要出事。

 

修鹇还有些犹豫,想开口劝贺兰静霆不要着急,但是被赵宽永拉住了“贺兰大人有他的打算。”

 

祝甸区是一个非常混乱的地方,里面都是老房子,大多数是危楼。最主要的是,这里被称为城里的“犯罪区”并且一直没有人能彻底的清理这里。贺兰静霆让两个下属在外面等待,自己一个人拄着盲杖下车往里走。

 

好死不死的遇到了流浪狗。

 

贺兰静霆几乎整个人的生命气息都静止了,他僵在原地与狗对峙,表面上保持着镇定,其实内心已经开始波涛汹涌。

 

“呜——”流浪狗的攻击性要比家养犬高很多,它开始冲着贺兰静霆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预示着要咬人了。但是并没有给它这个机会,贺兰静霆因为一直站在原地所以让后面的小混混很不爽,他们都是动手动习惯了的,于是便伸手用力的推开了贺兰静霆,骂骂咧咧的走了。

 

贺兰静霆的衣服上蹭了灰,有些狼狈的扶着墙稳了稳心神才继续往巷子里走去,根据记忆和猴子的气息找到了他的住所———阴暗又潮湿的地下室里面还夹杂着一丝血腥和酸臭。贺兰静霆施了点小法术穿墙而入,他看不到,但是可以感受到猴子微弱的生命气息。

 

贺兰静霆小心翼翼的伸手抚上猴子的肌肤,烫的吓人。他把猴子抱起来,怀里的人明明都烧的要失去意识了,还是咕哝出声:“别去医院..老子..没钱了。”

 

贺兰静霆心脏猛的一疼,他想,在他不知道时候,这个人到底吃了多少苦啊。贺兰静霆抱着猴子往修鹇他们那儿走去,上楼的时候差点绊倒好几次,他贺兰静霆活了九百多年,很久没有这么狼狈了。

“贺兰大人他怎么了?”赵宽永赶忙从车上下来开车门。

 

“快回别墅,宽永,打电话请医生来家里坐诊,他一直在发烧,很烫。”贺兰静霆把自己偏凉的手放在猴子的额头上,尽量使他舒服一点。

 

猴子迷迷糊糊的感觉身体贴着一个冰凉的地方,不自觉的往贺兰静霆怀里拱了拱。

 

被依赖的贺兰大人勾了勾唇角,心情缓和了几分。

 

高级住宅区的医生十分敬业,贺兰静霆带着猴子回去时医生已经带着药箱在门口等候了。

 

“他是因为伤口发炎又有些感染引起的发烧,已经打上退烧针和消炎针了,您是这位….”

 

“我爱人。”

 

“咳,等您爱人醒来退烧后您再帮他的伤口重新上药换纱布,口味清淡些就好了。”医生面不改色的站起来,接过自己的报酬后带着药箱离开了。

 

贺兰静霆坐在床边,他握着猴子的手,因为看不到东西,所以有些茫然的盯着一处出神。贺兰静霆迟来的一阵后怕,如果不是自己要提前去找他,那是不是上次从医院里分别就是最后一面了。

 

他面色一沉,唤赵宽永进来,抬手做了一个抹杀的动作。赵宽永跟了贺兰静霆几百年,一下就明白了大人心中所想——做掉伤了猴子的人。

 

打完针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贺兰静霆伸手摸了摸猴子的额头,还行,不烧了。大概是之前身体的消耗太大,猴子一直睡到晚上七点才睁眼。

 

“老子没死??”猴子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感叹自己生命力的强大,然后他就对上了贺兰静霆那双眸子,莫名的后背一凉“又..又是你救了我啊。”

 

贺兰静霆叹了口气“如果我不去,你就死在那儿了是吧。你就这么怕我吗,为了躲我甘愿把命搭上,那天在医院你只要说一句,我保证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你他妈又不欠我的,我凭什么心安理得接受你的好啊,贺兰大人,你未必把我看的太贵了些。”猴子翻了个白眼,他滴水未进,现在又在这里跟贺兰静霆费口舌,烦躁的很。

 

“喝水,吃饭!”贺兰静霆没好气的把水杯递到猴子唇边,然后又端起白粥,细心的吹过后才喂猴子吃下去。

 

猴子突然想起了半昏迷中做的梦,再联系起贺兰静霆对他的好,对他说的每一句“此生”其实都是真的吧“贺兰大人。”

 

“不要对我用尊称,我不喜欢。”

“好吧,贺兰可以了吧?你是..狐狸?为什么要来找我…”

 

“因为我曾经发过誓,不管你转世几次都要找到你,然后守护你。”贺兰静霆说话时神情认真,深情款款,看的猴子浑身不自在只好低头避开那灼热的目光“所以,请你不要怕我躲我,我没有想害你。”

 

“哦。”猴子闷闷应了一声,不再吭声,他需要好好的捋一捋最近发生的事。

 

贺兰静霆也不逼他,喂着猴子吃完饭后收拾了空碗下楼去了,一直到很晚才重新回到卧室,对猴子说:“今天开始你就住在这里,伤好之后再做打算。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找我,如果修鹇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别理他就是,他人..狐性不坏。”说着,贺兰静霆从架子上拿过一个小药箱“我给你换药,如果疼得话就忍着吧。”

 

猴子眼皮一跳,接下来他就知道什么叫疼的话忍着吧,沾过雨水的纱布和伤口黏在了一起,每动一下就钻心的疼。虽然贺兰静霆尽量的放轻了动作,但是猴子还是疼出了一身的冷汗,嘴里含含糊糊的骂来骂去。

 

“嗷——!贺兰静霆你怎么突然下这么狠手!”猴子怒瞪。

 

贺兰静霆没抬头看他,说:“收一收脏话,不然…”

 

“我收,我收,我不说话就是了,你他…你轻点!”猴子龇牙咧嘴,心道不乐意听就别管他啊,脏字说了十多年了,岂能是一朝一夕能改的?

 

鸡飞狗跳的换完了药猴子才想起来贺兰静霆一进屋说的话,让自己在这里住到伤好。猴子本来想拒绝,但转念一想,回那个鬼地方没有人照顾他还不如留在这个狐狸窝——其实猴子和狐狸,还他妈挺配,都不是人。

                                                                                                  ——tbc

————————————————————

突然觉得冲着玛丽苏的方向一去不复返,感觉要坑0.0

私设猴子20

评论(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