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晗

沉迷咕咚的发刀女孩儿_(:_」∠)_

小团聚

你知道吗,我们在此分离,终会在未来相聚。                       —————顾顺
丹东的街头最不缺的就是各色各样的小吃,从街南头一直到街北头,应有尽有。顾顺最喜欢的事便是晚上下了晚自习之后跑到校门口买一碗馄饨,六块钱一碗让顾顺吃的满口香。

吃馄钝的时候顾顺认识了馄饨摊的摊主,看起来年纪不大,像是个高中生的模样。顾顺闲的无聊,于是主动与摊主搭话:“老板你看起来好年轻啊?高中毕业?”这摊主早就眼熟了顾顺,老顾客他都给多盛几个馄饨,实诚得很。

“我啊,高中就上了一个学期辍学了,没你大。”摊主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这个点已经没什么人了,只有顾顺还在吃着馄饨,摊主便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坐在了顾顺对面,说“我以前也是这学校的,你是高三生吧?”

顾顺吃了口馄饨点点头,开始发牢骚:“高三狗没有人权,天天早上五点半早读,晚上十点半放学,我都怀疑我要猝死了!”摊主只是笑,没有说话,但是眼睛里透露着羡慕的意味,他要是还在上学的话,现在都高二了,虽然累了些,但是比现会好很多吧?

摊主还在想着,顾顺却已经吃完了馄饨“哎,给你钱!”少年独有的欢快的声线把摊主从思绪里拉出,他麻利的找钱,收拾碗筷,等他回头准备把桌子收起来时,却看到桌椅已经被放到了三轮车上了。做好这一切的,是刚吃完馄饨的顾顺“每天都白吃你几个馄饨,顺手给你帮个忙!”

“谢谢啊。”摊主从围裙口袋里掏出了一根棒棒糖扔给顾顺,然后他骑上三轮车准备离开了。

“哎!咱俩也算认识了吧,我叫顾顺!”

“李懂。”

顾顺听这名字怪耳熟的,他刚想继续问,却发现李懂已经骑着车子离开了,背影有些单薄。顾顺揉揉鼻子,转身回了学校的宿舍。

男生宿舍的洗漱区是获得消息的好地方,一个楼层三个班,总有几个人消息最灵通了。顾顺边刷牙边问身边的人:“你听说过李懂吗?咱们学校的那个。”身旁的陆琛摇摇头,这个名字听都没听过,但是另一边的庄羽却答:“李懂?这不是去年高一的传奇人物吗,整个上学期的所有考试都是第一,升旗仪式上被表扬好多次了,作文拿了全省一等奖。”

顾顺这才想起来有这么号人物,他当时还对这个小学弟挺感兴趣,结果转头就忘了,连人家叫什么都没记住。洗漱完顾顺回宿舍躺着,算了算李懂最多才17,嫩得很,怪不得实诚的。

李懂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半了,所谓的家不过是一个危楼的一室一厅的简陋出租屋。他把车子锁好,扛着煤气罐上三楼,然后又下来把那些垃圾丢进垃圾桶。李懂很累了,但是也只是用冷水洗了把脸,然后坐在客厅里数钱、记账。

等他把一切都处理好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半了,他又洗了个澡后才躺进被窝里,进入梦乡。

第二天四点钟,李懂就从床上起来,简单的洗漱后就开始准备早摊的需要,馄饨要现包够早上的。李懂手脚麻利,捏了一百来个,然后扛着煤气罐下楼,把该带的东西都带好,骑着小三轮车往学校去了。

早上的生意火热,李懂那四五个小桌子显然不够坐的,隔壁买煎饼果子的大爷便招呼着客人来自己这里买早餐。李懂脸上挂着笑,没说什么,他年纪小,摆摊的时候被欺负习惯了。

“李懂!”顾顺从学校跑出来,打算吃碗馄饨,结果来的有些晚,位置已经没有了。“你等等,我这里没位置了。”李懂忙着捞馄饨头也没抬,顾顺不在意,还主动帮李懂把馄饨端到客人那里。

“小伙子别等了,拿个煎饼果子,要不上学迟到了。”

顾顺皱眉,他本来就瞧不上这个买煎饼果子的大爷,难吃不说,量还小,明显坑人。顾顺看了看李懂的摊子,又看了看围到煎饼果子那里的顾客,瞬间明白了,合着抢人生意呢?

“大爷,您这煎饼果子喂鸟呢吧?这量忒小,我一碗馄饨能吃饱,您这煎饼果子我能吃仨。买一送二吗?”顾顺翻了个白眼,没再搭理。

李懂听到顾顺说的话没忍住笑了一下,然后赶忙收住,他看了眼自己剩下的馄饨,吆喝道:“不好意思啊,今天包的不多,没剩了,想吃的中午晚上来啊,明早我多准备些。”

客人们稀稀拉拉的离开,李懂这才招呼顾顺:“过来吧。”

“不是说没了吗?”顾顺坐在离李懂最近的桌子旁,笑出虎牙。李懂从锅里捞了一碗,放到顾顺面前,说“他们吃的没了,你的还有。”

“你是不是没吃呢,要不咱俩凑合凑合分着吃?”

“你赶紧吃吧,七点之前进教室,这都六点四十五了。”李懂边收拾边说:“剩的不多,你能不能吃饱都不一定,这顿算我请你,量不够。”

顾顺本来想问问李懂为什么辍学,因为时间不够,他还是闭嘴了。

送走了顾顺,李懂骑着三轮车回了出租屋,准备中午的份。上午的时间宽裕些,他一边捏馄饨,一边想事情,想着想着就想到了顾顺。其实李懂刚入学的时候就认识顾顺。

那个时候顾顺还是学生会主席,李懂则是秘书处处长,按理说两人应该是经常见面的,可是顾顺向来不喜欢跟秘书处的人打交道,总觉得秘书处里那帮学霸都是怪胎,动不动就板着脸,于是李懂的工作汇报都汇给了副会长罗星。

唯一一次李懂跟顾顺对上话的,还是李懂替文宣部部长送演讲稿,俩人说了句谢谢和不客气。

想到这李懂笑了,他抬起手臂擦了擦额角的汗水,看向窗外,其实顾顺不是当时他想的那样难相处,只是顾顺讨厌秘书处这个名号罢了。如果换个身份,他好相处多了,笑起来虎牙还怪好看的。

李懂捏完了足量的馄饨,看了看表还有些时间,他将东西都准备好,然后到车站坐车去医院——他的双亲现在还在医院里,靠着高昂的医药费吊着一口气,李懂紧紧抓着扶手,他被这些债务压的喘不过气来,但是父母的性命还是要保的。

这边李懂去了医院,学校里的顾顺却没心情听课了,他满脑子都是李懂为什么退学,而且似乎想起来自己好像在学校里见过李懂———这家伙好像是前秘书处处长。

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放学,顾顺谢绝了罗星的好意,没有去食堂,而是跑到了校外的馄饨摊上。

李懂却没来。

顾顺有点懵,这是做生意吗?怎么还说不来就不来了呢??他觉得现在回食堂吃饭太丢人了,刚拒绝了罗星现在又回去,还不得被他笑掉大牙。顾顺懊恼极了,他想了想,打算去旁边的炸鸡汉堡用垃圾食品凑活一下。

“顾顺?”

顾顺刚转头要走,便听到有人叫他,一回头便看到了蹬着三轮车的李懂。这人似乎挺着急的,额角的汗珠顺着脸颊滑下来,掉到了衣服里。

“你怎么才来啊?”顾顺小跑到李懂身边,帮他把桌凳摆好,然后坐下来看李懂招呼其他刚过来的学生。

李懂抱歉的笑着,往锅里加水下馄饨,偶尔有小姑娘一直看着他,李懂不好意思的抿抿唇,冲着姑娘们笑笑,接着就收获了她们的尖叫。

嘁——有没哥帅,看什么啊?顾顺伸开两条大长腿,晃晃悠悠的等李懂忙完。他眯着眼看着李懂穿梭在各个小桌子间,看他收钱,找钱,看他给人送馄饨,偶尔遇到年纪大的人询问他这么小怎么不上学了,李懂就尴尬的摇摇头,逃一样的离开。

顾顺开始纠结要不要问了,万一李懂也像刚才那样逃走了怎么办。

“哝,你的馄饨,先吃着吧。”李懂在顾顺的桌上放下满满一碗馄饨,然后继续忙自己的生意。顾顺勾唇笑了,明明这么忙还没忘了给自己多盛几个,小孩儿就是实在。

等顾顺吃完,中午最忙的时候也过去了,李懂终于能坐下来喘口气。

这次不一样的是,李懂没有坐在顾顺旁边,而是自己搬了个板凳,蜷缩着坐在了车子后面,一个人看着地面发呆。
顾顺把塑料袋和筷子扔进回收桶里,绕到了李懂身后,故意捂住他的眼睛“猜猜我是谁?”

李懂无奈的抓着他的手,扭头看人,说:“你都高三了幼不幼稚。”

“你一比我小的小屁孩还说我幼稚!”顾顺笑嘻嘻的直接席地而坐,他看到了李懂微红的眼眶,顾顺慌了神“怎么还要哭了呢?你不幼稚,我就说着玩儿的!”

李懂瞪了顾顺一眼,听到有来吃馄饨的学生讨论着习题难不难,他没忍住,还是让一滴眼泪从眼眶里溜了出来,然后越来越多,接着像是打开了泪阀,李懂捂着脸,无声的哭了起来。

他太累了。

顾顺收回了笑嘻嘻的样子,单手抚上李懂的脊背,一下下拍着,他没说话,没有用语言去安慰李懂。顾顺把校服外套脱下来罩在李懂头上,然后起身替李懂收钱,收拾碗筷。李懂的情绪来的快去的却慢,摊子上都没人了,李懂还是趴在自己腿上,肩膀一抖一抖的。

顾顺咳嗽了一声,又坐了回去,问:“遇到什么事儿了哭的这么惨,给哥说说呗?”

李懂显然是僵了一下,没出声。顾顺有点尴尬,补充道:“不想说也没关系!”

“我爸妈住院了。”

“叔叔阿姨生病了?”

“车祸。”李懂的声音闷闷的,带着浓重的鼻音“高一下学期,刚开学两周的时候,一辆货车,司机是醉驾。但是由于司机撞了我爸妈之后又撞开了护栏冲到河里去淹死了,所以没有赔偿。医药费太贵了,我就申请了辍学。家里的亲戚撇的干干净净,房子卖了,才刚够医药费。但是脑神经受损严重一直没有醒过来,之前靠着药物维持着,不知道能不能自己挺过来。刚刚我去了医院,医生说我爸妈求生意识不强,不如断了呼吸机,让他俩走的轻松些……”

李懂吸吸鼻子,打了个泪嗝,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对顾顺说这些,但是说出来之后确实是好受些了。

顾顺抬手揽着李懂的肩,让他靠着自己的胸膛,说:“我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懂儿,你有打算让叔叔阿姨…呃,走么?”

“我不知道……”李懂喃喃道。

“为了昂贵的医药费我辍学了,刚开始的时候我一无所有,我什么也不会。摆夜市让人给掀了摊子,追着打,鼻青脸肿的待在24小时营业的肯德基里,有的时候睡在地铁站的厕所,我为了生存为了能救爸妈,可,他突然告诉我放弃吧,我这么努力,为什么他们自己放弃了啊!”李懂有些激动,声音提高了几分,引得周围的路人频频回头。

顾顺耐心的听着,李懂还在说:“我羡慕你们,上学,多好的事情啊,我没办法回去了,我只能在这里摆摊,我只能在城管来了的时候满街跑,我只能缩在阴暗潮湿的危楼里面,他们放弃的时候为什么不想想我呢?!”

李懂呜咽着,像是走到困境的小兽,不知所措。顾顺轻轻的拍着李懂的后背,说:“你后悔吗?”

“不后悔……”

“那不就成了,救父母而辍学,有自己的收入,这些你不后悔就好了,你做的问心无愧,除了为难了你自己之外没有愧对任何人。”顾顺用袖子给李懂擦了擦眼泪,拍拍他脑袋“所以你不用想太多,既然叔叔阿姨自己都放弃了,你们也不要互相难为彼此了。懂儿,你适合有更高的天空,而不是被禁锢在小笼子里。”

李懂深吸了口气,从顾顺怀里出来,揉了揉自己太阳穴,说:“哭的我头疼,反正……无论怎么样我最惨呗。”顾顺眉头一皱,心想我刚没有表达这样的意思啊,这人怕不是脑补帝哦……但是面上还是要安慰他的:“怎么就你最惨了,哥才惨,努力三年,奋斗这么久,还不都是空架子。”

李懂满心都是父母的事情,没有明白顾顺的一次,他叹口气,起身歪了一下——腿麻了。顾顺还在坐着,顺势就给李懂捏了捏腿,还故意的拍了李懂的屁股一下,引得后者差点拿勺子敲他。

“看来是好了些,以后要有事别憋着,憋坏了怎么办?明明还是小屁孩,非要把自己的压死。”顾顺起来身了个懒腰,捡起自己的校服外套抖了抖,继续道:“以后哥就是你的心灵天使,只为你服务。走了啊,晚上下晚自习找你,不吃馄饨了,我想吃饺子,我最喜欢吃饺子了!”说完,顾顺就穿好校服穿过马路回了学校。

李懂揉了揉鼻子,收拾东西要回家了。下午他要去一趟医院,他要还自己一个自由了。

今天天气不错啊。李懂想。这样的天气里离开,也许父母会更轻松一些吧。

李懂晚上没有去校门口摆摊,他待在出租屋里,看着桌子上的两个盒子,想:人死后除了这盒子以外,似乎什么也不剩了啊……这就是“活过”的证明吗?真够昂贵的。他想到了顾顺的话,不打算再为难自己了,手里存了几个钱要为以后做打算,墓地价格太高了,他买不起,不如洒脱点吧。

他连夜去了海边,正是退潮的时候,李懂挽起裤腿往海里走去,夜晚的海边有些冷,海水也冰凉冰凉的,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随着父母一起去了,反正这个世界上也没什么值得他留恋的了,孑然一身,真的是说走就走了。

“嘿!!回来!”夜里巡逻的大爷打着手电筒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喊着“别想不开,回来啊!”

李懂猛的惊醒,他扭头回答道:“我没有想不开,不寻死,放心吧!”不寻死,有个傻大个还等着吃水饺呢。李懂弯了弯嘴角,将两个骨灰盒抛向海浪,他想大喊,却又不知道喊什么,他想要大叫来发泄情绪,但是却没什么好发泄的了,于是李懂只是傻兮兮的冲着大海“啊——”了一声,这就算完了。

不管没了谁,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就像李懂一周没来摆摊,顾顺还是照常跑到校门外来,只是不再吃馄饨了,他坐在最后一次和李懂并排坐着的地方,啃着买来的汉堡,不像是个学生模样。

“顺子,你都一周没来学校吃午饭了,上课还盯着窗外看,思春呢?”

“滚蛋!”顾顺笑骂一句,还是往窗外看,然后他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推着一辆旧三轮车到学校对面停下了。顾顺呼吸一窒,差点在课上蹦起来。他低头看了看手表,还有五分钟才下课,顾顺从来没觉得灭绝师太一般的数学老师讲课这么好听,连教研组组长来巡视的时候顾顺都觉得杨锐组长的眼睛大了不少。

一下课,顾顺便窜了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内急。

顾顺撒欢一样的一路跑到李懂的摊子前面,喊:“老板,来一碗水饺。”
旁边正在吃馄饨的顾客看了顾顺一眼,心想这怕是个傻子,馄饨摊哪来的饺子,来砸场子的吧?但是没一会那客人就傻眼了,李懂从三轮车里取出一个小保温桶递给顾顺,说:“怕你下午上课影响同学,包的胡萝卜牛肉的。”

“还真给我包了啊,谢谢老板!”顾顺笑嘻嘻的接过保温桶,发现李懂还给他带了双干净的新筷子,顾顺笑的更灿烂了。

高三总是过得很快,顾顺开始不那么频繁的来吃水饺和馄饨了,他忙于学业,各种考试应接不暇。偶尔有时间出来找李懂抱怨一下,也只能是边吃边说,吃完就要飞奔回教室。李懂怕他吃烫的容易得食管癌,于是便在顾顺下课前十分钟就盛好凉着,免得让顾顺烫乎乎的吃下去。所以在周围同学都暴瘦的情况下,顾顺依然保持着原来的体重,不增不减。

高考那天,顾顺没有去,他笑嘻嘻的到了李懂的楼下,看到对方惊愕的眼神。

“今天高考你怎么不去!?”

“来陪你啊~”顾顺斜倚在墙上,看着李懂笑。后者一下子就有些怒了,扯着顾顺往外走“我不用你陪,去考你的试,这是高考,你闹什么啊!”

“我没闹!我要是闹了还不得让顾长官打断腿。”顾顺不急不慢的跟着李懂,李懂这才反应过来,然后回头看着顾顺。

“我上高中纯属是为了成年之前找个地方待着,高考与我而言没用。”顾顺拉着李懂站到路边,免得挡路“我是要去参军的,我们家是军人世家,我也不是个能安稳学习的料,成绩也就勉强够个二本。”

李懂看着顾顺,然后抽出自己的胳膊转头就走,一句话也没说。顾顺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怎么还把人惹生气了,只能是傻乎乎的跟在李懂的后面,边走边道歉。

“你道什么歉,你又没做错什么。”李懂语气冷漠,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不去高考去参军是你父母给你的选择,跟我半点关系也没有,我刚刚还瞎着急,跟个傻子似的,耍我玩儿挺开心是吧。”

顾顺明白了,这人是生气这个呢。懂了之后顾顺又是那副笑嘻嘻的样子,他窜上去勾着李懂的肩膀,说:“小懂儿能担心说明关心哥,哥不是耍你玩,只是没想到你会这么着急,抱歉,我错了。”顾顺见李懂表情缓和了些,他才继续说:“我来是想问你,想不想跟我一起参军。”

“我?参军?!”李懂不可置信的看向顾顺。

“对啊,参军。你已经够十七了,符合标准,就问你跟不跟我一起。”

“好啊,反正我也没什么能牵挂的,也没什么牵挂我的。”

“不对!谁说你没牵挂,你刚才那么着急一看就是惦记着哥,放心,哥也惦记着你呢。”顾顺搭在李懂肩上的手收了回来,然后握住了李懂的手,说:“跟我走吗?李先生。”

这个时候的他们都不知道未来有一天,顾顺中士会以极其拽的方式重新到李懂下士的面前,然后出口挑衅,看起剑拔弩张,其实只有彼此能看到对方眼中的笑意和爱意。
                                            ———end
————————————
最近遇到很多事,我查出了患有抑郁和精神分裂,被按着吃药有点烦躁,所以比较萌的爸爸哪儿去了一直没写,怕毁了原画风,明天开始尝试恢复爸爸哪儿去了更新,至此。

评论(24)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