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晗

沉迷咕咚的发刀女孩儿_(:_」∠)_

《择木而栖》(下)

前文:《择木而栖》(上)


“李懂。”顾顺少见的如此正经的去喊李懂的名字,站在人群里的李懂有些不明所以的抬头去看抱着吉他的顾顺,这个对视像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第一次见到李懂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呢?顾顺没由来的想到。

然后他透过了眼前的喧闹,看到了去年金秋之时的自己和李懂。

顾顺背着木吉他有些狼狈,一个人站在不算繁华的街头上拨响了琴弦。

这是他最喜欢的一首歌,叫做空城。顾顺将这一首歌献给了这座城市。

可惜没有人在听,只有一个人为他驻足。顾顺却是无所谓的,一首接着一首唱,纵使放在前面的盒子里空空如也,他依然保持着最初的态度。

那个为他驻足的人像是入了迷,手指还在腿上跟着顾顺打拍子。

 

“我是歌手顾顺。”顾顺完成了自己的曲目,报上了名字。

 

是叫顾顺不假,只可惜今天有点不顺啊。顾顺看了看那个只有十多块钱的盒子,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

 

他以为自己就要带着这十多元钱结束今天了。

 

结果那个一直听他唱歌的人走近了,在他的盒子里大方的留了五十元钱。

 

那人抬头的时候,顾顺正好对上了他的眼睛,那是一双如大海般清澈的双眸。

 

“谢谢。”顾顺说。

 

那个人笑着摇摇头,对顾顺说:“这里地段不好,你下次可以去中心大街,那里人多。”对于一个忠于艺术的人,李懂从来不会吝啬自己帮助。

 

顾顺冲他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然后目送着李懂离开后才开始收拾东西。

 

如果再遇到他就好了。顾顺想。

 

如愿以偿的,顾顺自从去了中心大街驻唱,每天都能看到混在人群里李懂。

 

如果能知道他的名字就好了。顾顺又想。他变得贪心了。

 

然后顾顺就问了李懂的名字,成了彼此的好友,顺便又住进了李懂的家里,顾顺越来越贪心,开始贪念李懂的好。

 

他很明白自己这种心情叫做什么,这是叫做‘喜欢’的情愫,只是顾顺不敢像以前那样果断的表达出来,因为他太重视李懂了,怕将李懂吓走。

 

 

“我喜欢你。”终于,在九个月后的盛夏,顾顺依旧抱着那把吉他,对着心上人说出了这句话。

 

顾顺笑弯了眼睛,一步一步的走向李懂“你先别着急拒绝我,我可是喜欢了你很久的。”

 

 

 

 

很久有多久呢?也没多久,短短九个月而已;但也很久,顾顺觉得跟李懂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像是一辈子。

 

他还记得自己一见钟情,跟李懂同居之前翻李懂朋友圈的日子。

 

李懂今天演出了一个新剧;李懂今天在街上碰到了好友;李懂今天排练的时候摔了一下;李懂今天胃不舒服;李懂,李懂,李懂。这个名字充斥着顾顺的生活,唱歌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李懂的笑脸,梦里也有李懂不停的出现。

 

这种暗恋也太憋屈了吧。顾顺想。

 

结果顾顺发现李懂的朋友圈里有一个熟人,罗星。

 

“派大星你现在在y市吗?”于是顾顺联系了罗星。

 

“在啊,咋地,你顾不顺也来了?”

 

“那可不,出来陪哥唠上几块钱的。”

 

“成啊,今晚上烧烤一条街,你星爸爸我请客。”罗星自然是答应了发小的邀约,他知道顾顺的处境,主动的包揽了饭钱。

 

然后在华灯初上的时候,世界上知道顾顺喜欢李懂并且不敢告白的这件事被第二个人知道了。

 

罗星吓得将啤酒杯一下放在桌上,大着嗓门重复了一遍:“你喜欢李懂???”

 

“对啊,你认识?”

 

何止是认识!罗星在心里骂娘,他就是李懂的前男友。这操蛋的缘分让罗星有些蛋疼,幸好不是狗血的三角恋,他和李懂分手之后就成了好友,对彼此也没有其它的心思,本来当时在一起也是一时冲动。

 

罗星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顾顺说:“顾不顺啊,说你不顺你还真不顺,你说的是不是那个在蓝骨戏团里的那个李懂?如果是,那我还真认识,这是你爸爸我前男友。你可别误会啊,我俩和平分手。”

 

顾顺:“……”

 

顾顺反应了几秒钟,嗓门跟罗星没什么区别的喊了出来:“可以你啊派大星,居然也是个弯的,幸好这二十几年没被你给惦记上。” 

 

“可拉倒吧,你长得这么糙,你爸爸我看不上。你是真喜欢我们懂儿?”

 

“那可不,比珍珠都真,我都暗恋了他九个月了,一见钟情,就不敢告诉他,害怕吓着他。”顾顺抿了口啤酒继续说:“他看起来太美好了,一点儿也不像是在世俗里摸爬滚打的人,万一让我给吓跑了,我找谁哭去。”

 

罗星可是第一次见顾顺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霸王有犹豫的时候,他了解自己这个发小,他要真的在乎一个人的时候,那就是动心了。这些年顾顺一个人在社会上流浪,有多不容易他都知道。看着顾顺整日在朋友圈里没心没肺的,但其实罗星明白,顾顺住过公厕,也有过被城管追着赶的时候,最落魄的时候也没找他们这帮朋友借过一分钱。

 

有一次罗星在g市出差,正好遇到顾顺,看着他大半夜的翻垃圾桶找吃的,罗星心酸的要死,明明是当初最有天分的人,却因为天灾人祸离开了大学,落得如此狼狈。罗星没有去跟顾顺打招呼,既然顾顺都这样没有向任何人借钱,那么他没必要去击碎自己发小的自尊心,只是去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买了个面包,拆封撕下一点后放到了垃圾桶不远处,又放了半瓶倒掉的八宝粥。

 

然后罗星躲到暗处,看见顾顺拿着面包,捂着脸哭了出来。一个近一米九的东北汉子,在无人的街头,哭的这么狼狈,罗星也不忍看下去了。

 

既然自己的发小现在终于有了喜欢的人,他肯定要帮一把。

 

“成吧,我给你问问。”说着,罗星就拨通了李懂的电话,开了免提。

 

电话通了。

 

“喂,星哥。”

 

“诶,懂啊,星哥给你介绍个对象你要么?”

 

“别了吧…”

 

“怎么?我们懂儿有喜欢的人了?”

 

然后顾顺就听着对面没了声音,过了好久才闷闷的嗯了一声。

 

顾顺心里一紧,想着自己完蛋了,不早下手让别人抢了去。罗星冲顾顺摇摇头,意思是万一还有机会呢?

 

罗星想了一下问道:“哟,看上谁了?带来给星哥看看啊。”

 

对面又沉默了,这次沉默的时间更长,罗星以为李懂要挂电话的时候,他才出声:“一个流浪歌手,认识一段时间了,他现在跟我住一起,不过他好像有喜欢的人了,没我事儿。”

 

听完这句,顾顺一懵,直到罗星挂了电话才反应过来,还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他这意思是喜欢我吧???是吧是吧?!”

 

罗星看着突然变傻的发小,有些心累,但是更多的还是欣慰。没有什么比两情相悦更好的了“所以,顾不顺你快去告白吧,小心真被人抢了先。”

 

“那铁定不成!谁敢跟我抢,我就给他摁地里去!”顾顺笑着说,这是罗星没见过的顾顺,活像个初情窦开的高中生。

 

 

 

“我觉得我可傻了,怎么就没看出来你也喜欢我呢?”顾顺终于走到了李懂面前,把呆愣的人抱进怀里“你说说,咱俩两情相悦还能错过这么久,是不是蠢爆了。”

 

李懂有些不太真实,这太像一梦了,他害怕自己醒来就什么也不剩了。

 

像是看出了李懂心里所想的,顾顺更用力的抱住了他,说:“所以呢,李懂先生要不要把我这个流浪子收留呢?”

 

“公寓里什么都是成对的了,你说呢?”李懂笑了,长达九个月之久的酸涩暗恋终于画上了句号。从此之后,流浪的鸟儿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良木,安了家。

 

“李懂。”顾顺放开了李懂,看着他的眼睛,满是认真:“你既然要给我一给家,就不要再放我去流浪了,流浪的日子太苦了,我已经受不了了。”

 

“好。”

 

然后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了顾顺的嘴唇上。 

                               END

 

 

后记:

 

“顾顺!我丫就不该帮你!”吃够了狗粮的罗星发出一声咆哮。

 

顾顺:“呵,单身狗没有发言权。”


——————————

这是我第一次真真正正的写的糖!憋了两个星期整!


时间线可能有些混乱,大家可以多读两遍x.x.x.


告白——回忆初遇——告白现场——回忆与罗星吃饭——告白现场

评论(6)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