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晗

沉迷咕咚的发刀女孩儿_(:_」∠)_

《择木而栖》(上)

歌手顺和话剧演员懂的糖终于完成了!

暖阳、微风、熙攘的人群、还有站在人群中央的流浪歌手,抱着一把吉他,脸上带着耍酷似的笑意,随便拨弄了几下琴弦,然后指尖流淌出一段前奏,接着便是略微沙哑的嗓音。

李懂混在人群中,定定的看着正在唱歌的人。那个人脸上是他羡慕不来的自信与意气风发,纵使是四处流浪,依然是俊朗潇洒。他会走么?李懂在心底问,没人知道答案,但是李懂很清楚,他本就为追求自由而生,这个小城留不住心怀天空的鹰。

“我是歌手顾顺,一首《喜欢你》送给你。”是了,这个人叫顾顺。虽然是在街头唱歌,但是他却像在开个人演唱会,完全的沉浸在音乐之中。

顾顺的情感爆发很强,将一首《喜欢你》用自己的风格演绎了出来,一曲毕后,他笑着对着人群鞠躬,露出了一对可爱的虎牙,说话的声音与刚刚唱歌的感觉又不一样了,现在反而是清朗的,带着阳光味儿的大男生的嗓音。顾顺看了一圈,说:“刚刚的一首《喜欢你》就是送给你的,哥唱歌不错吧?”人群里发出一阵骚乱,不过自然是找不到顾顺所说之人的。

李懂握着钱的手顿了一下,然后满心苦涩,原来他不仅是单相思,人家都已心有所属了。

 
“今天就到此结束了,感谢各位的聆听。”顾顺又一次鞠躬,开始收拾东西,李懂像是往常一样,把手中的五十元钱放到顾顺的盒子里,然后跟着人潮离开,藏在角落里看顾顺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茫茫人海,他转身走向另一边的车站。 
 
可是这一次又有些不一样。 
 
因为李懂在车站等车的时候,又一次看到了顾顺。对方冲他笑,虎牙闪的他一愣。 
 
“你是哥的粉丝?”顾顺自来熟一样的靠过来,主动的跟李懂打了个招呼。 
 
李懂有些尴尬,他没想到自己每天都过来听顾顺唱歌会被对方记住,只能点点头,有些局促的笑着。 
 
顾顺看着李懂,眼底漫上了笑意,问他要不要一起吃饭。李懂同意了他的邀约,就像是扑火的飞蛾,明知道前方可能会是万丈的深渊,可是依然向着那名为顾顺的光芒飞去。 
 
 
 
 
那晚过后,顾顺和李懂的关系突然变得亲密起来,大概是因为李懂是个话剧舞蹈演员,他们有着同为艺术工作者的惺惺相惜,彼此都重视这份意外的默契。  
 
以前是李懂偷偷的在人群里看着顾顺,现在变成了李懂光明正大的坐在顾顺身边;有的时候李懂有演出,顾顺就提前收工然后去剧院门口等李懂,两人再一起去吃饭。 
 
这样的相处模式让李懂恍惚间以为自己在谈恋爱,但是他的心底又有一道声音,不辞疲倦的,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他是自由的飞鸟,没理由被禁锢。更何况,你是个男人,你们都是男人,不是所有的人都与你一样是个同性恋,万一他是反同的人呢,别自找苦吃,也别让自己毫无尊严。 
 

“李懂,我想在这儿多留一阵子。”在某一天,顾顺站在一家破旧的宾馆门口给李懂打了个电话。

 
电话对面的人显然是愣了一下后才回答“那就留下来啊。” 
 
“你知道的。”顾顺说:“我是一个流浪者,我走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人,经历过很多事,但是我没有……一个居所。”顾顺本来要说自己没有一个家,但又怕自己忍不住那即将溢出心口的感情吓到那个容易紧张的家伙,于是硬生生的改了话,变成居所。 
 
“那就来我家吧。”李懂知道,自己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说出这句话,邀请那一团火走进飞蛾的家,也走进自己的心里,烧灼着,疼痛中又夹着隐约的喜悦。这是怎样的爱呢?李懂想,但是他没有答案,只是一直如此的爱着。 
 
然后顾顺便背着吉他,带着寥寥的行李,在李懂家里住了下来。 
 
顾顺不知道的是,他以为自己没有做错什么,没有逾越什么,这只是朋友间的帮忙。可是在李懂心里,这是一种难耐的煎熬,一起生活的日子太过温馨,以至于那爱意更加的浓烈,让李懂没由来的慌乱不安,却又不得不在面对顾顺时依然表现得镇定无比。 
 

《择木而栖》(下)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