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晗

沉迷咕咚的发刀女孩儿_(:_」∠)_

【咕咚24H/8:00】《日出之前》

前文戳→ 《日落之后》



杨锐关了顾顺一周的禁闭,因为顾顺擅自将李懂的骨灰扬进了大海。
一周过后,顾顺面无表情的从禁闭室里出来,他有些恍惚,但又十分的清楚,他的观察员不再会是李懂了。

“顾顺,你来一下”徐宏从宿舍里探出半个身子,叫住了要回屋的顾顺。作为副队长,他很有必要跟队员谈谈心。徐宏从抽屉里拿出一颗糖放到桌上,徐徐开口“你调整好了吗?”
顾顺与往常一样,身子斜斜的靠在后面的床架上,说:“如果我不能调整好自己的情绪,那我会自己申请滚蛋。”一如当年李懂在宿舍里对他说的话。

他们是军人,命里注定会经历很多离合悲欢,上一秒还在一起调笑的战友,下一秒就倒在炮火之下的事情不少有,如果为了这些儿女长情把自己搞得狼狈不堪,那么这只队伍就废了。所以顾顺很快让自己在‘李懂牺牲了’这件事情中脱离出来,与新来的观察员张睿磨合。

不得不说顾顺很强大,在没有李懂的第一次任务里,顾顺一枪击毙了对方的机枪手,救了徐宏。他的作战数据很平稳,平均值几乎超过了他曾经的巅峰状态。杨锐有些担心,有进步是好事儿,但是过分突破就有问题了。

大家都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只不过心照不宣。曾经佟莉也有过,所以她主动去找了顾顺。

“顺啊,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佟莉给自己喂了颗糖,味道有些苦涩,她咂咂嘴,继续道:“我也有过。伊维亚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跟你现在一样。懂事儿不想让你这样,别浪费了他对你的付出。”

顾顺靠在护栏上,点点头“我知道。我就单纯的想变强,仅此而已。”对,顾顺只想变强,变得更强。

油盐不进。佟莉摇摇头,回了宿舍。










2025年,离着李懂牺牲的日子已经过了八年。八年可以改变很多,比如杨锐带着一身伤退役转业了,徐宏在一次爆破中失去了双腿,佟莉接受了高云对她的提拔,去了陆上,不再飘着了。只有顾顺还在蛟龙一队,依然抱着那把狙击枪。

“这次任务很简单,我们只需要把他们全部击毙。”顾顺点了点作战图上被标红的地方“没有人质需要你们保护,别给我丢脸。”

是了,顾顺成了队长,还保持着点曾经的那些不可一世。跟每一任观察员的关系都不冷不热,甚至在出一些大型任务的时候从别的队里多借个机枪手也不带着观察员。他说,我不需要观察员,带着一个人多一分危险。

但这次的任务,必须带着观察员刘亭,因为舰长亲自看他们出征。

然后就出事了。

为了扰乱对面两个机枪手的注意力,刘亭申请去旁边吸引火力,顾顺批准了。但是刘亭还是太嫩了,第一次上战场的他条件反射的想避开子弹。

于是那颗子弹就正中了顾顺。顾顺没有任何的反应,强忍着腹部的疼痛完成了狙击,然后提起枪一个翻滚躲到了碎石后面:“如果害怕就不要当兵,战场上的子弹是躲不掉的。

 

新来的观察员满脸的愧疚,整个人的呼吸节奏都乱了套。顾顺皱了皱眉,扔给他一块口香糖,说:“回去自己写检讨,现在调整情绪!”说完,顾顺给伤口简单的包住,又趴在地上做好狙击准备,像是生来便不需要观察员一样。

 

 

趴在地上的顾顺想起了李懂,第一次跟他搭档的时候,对方也是紧张的不行。想到这儿,顾顺笑了一下,然后甩甩头,让自己注意力回到战场上。下一秒,顾顺飞身扑倒了刘亭,接着,一颗手雷就在他们的身边炸开。

 

 

 

 

 

 

 

 

等顾顺再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医院里的病床上,右胳膊被打伤了石膏。旁边坐着的是佟莉,杨锐,还有徐宏。

 

“哟,怎么都来了。”顾顺稍微偏了偏头,看向了曾经的队友“我也马上退役了,不知道给我调哪儿去。”

 

杨锐红了眼眶,沉默着不出声。蛟龙一队是他亲手带出来的,这些兵都是他亲自带起来的,现在猛地要告诉他,蛟龙一队的兵你都不认识了,杨锐着实有些懵。徐宏安慰的捏了捏杨锐垂在身侧的手。

 

佟莉给顾顺削了个苹果,结果发现顾顺自己拿不了,索性自己坐在一边吃了起来。

 

“都别丧了,我想着最好给我调去烟台的部队,离海近,离着懂事儿也进。”顾顺眯起眼,第一次如此放松:“这几年我都不敢想他,怕影响任务,这次退役了我得好好念叨念叨。”

 

“等你出院,咱们四个一起吃个饭,以后每年都聚聚。”徐宏笑着说,其余的人都应下了。

 

 

 

 

 

 

 

 

顾顺被调到了烟台的一个小部队,正好赶上了暑期结束不少学校要军训,顾顺主动请缨去当教练。

 

看着下面数千名高中生,顾顺嚼着口香糖又想起了李懂的模样,那双盛满了碎星的眸子真是好看极了。

 

顾顺分到了一连,也就是一班。少年们都穿着迷彩服,迎着阳光站着,都有些蔫了。顾顺没由来的想当年李懂军训的时候是不是也这幅模样,想着,他就笑了出来。“我叫顾顺,是你们教官。接下来的十二天里,你们最好是好好表现。”说着,顾顺整了整自己的腰带“否则的话,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咱们连队就叫蛟龙队吧。”

 

“为什么啊?”一个黝黑的男生大着胆子问他。

 

“因为我曾经就在蛟龙队服役。”顾顺也没隐瞒,招了招手让他们都坐下“第一天我也不练你们,早上都没吃饭吧?瞅你们那虚样。”

 

被允许休息的少年们都来了劲,围着顾顺做了一圈。十五六岁的孩子正是玩得开的时候,不跟顾顺生分,一股脑问了好多问题。顾顺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很有耐心,嚼着口香糖一一回答。

 

“我是海军。”顾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子,是他的军官证。“蛟龙队你们可能没听说过,但是15年的那次伊维亚撤侨行动应该都有所耳闻。哥就是当时的狙击手,往那儿一趴,队里最帅。”

 

学生里发出一阵唏嘘,没想到自己憧憬的那群人,现在有一个就是自己的教官,兴奋的不行。

 

顾顺拿出两包口香糖递给他们,继续说:“我的观察员,叫李懂。当时特别紧张,他是队里最小的,才二十出头。我跟他搭档了三年。有一次我们一起去埃尔维亚执行任务,晚上休息。我们是狙击组,在制高点上吹冷风,我说咱俩轮流守夜,他答应的可好了。”

 

 

 

“你守上半夜,我下半夜。”顾顺斜倚在碎石上,仿佛是出来度假的一样。而李懂整个人都绷紧了,像是被拉到极限的弹弓。“这么紧张干嘛啊,又不是第一次出任务了,过来。”顾顺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在李懂坐下的一瞬间把人捞到了怀里,亲昵的蹭了蹭李懂的鼻尖。

 

后者翻了个白眼,用力敲了敲顾顺的脑袋:“你是不是傻了。我们在执行任务,离我远点儿。”

 

“执行任务又怎么了,我这不看你紧张,给你放松一些!”顾顺死皮赖脸的抱着李懂不松手,小观察员见挣扎不开,索性就倚在顾顺怀里,举着观察镜监视着整个战局。逐渐的,李懂不自觉的就把呼吸放平,心跳也趋于平缓,逐渐跟顾顺的重合。顾顺感受到了他的变化,好心情的勾了勾唇角。看,他的观察员多信任他,他顾顺的观察员。

 

李懂捏了捏他手指,说道:“赶紧休息一下,估计下半夜不太平。”“得令!还是媳妇儿会疼人。”顾顺虽说是休息一下,但是依然留意了外面的情况。本来等着下半夜李懂会叫他换班,结果李懂一个人举着观察镜到了天亮,顾顺没说什么,只是在接下来的行动中,一直把李懂护的好好的。

 

 

 

 

“其实对于一个狙击手,两三天不睡觉很正常。”顾顺揉了揉鼻尖,当着一群刚上高中的小朋友的面红了眼“但是他那么照顾我,我干嘛不接受,对吧。”

 

“教官,你们什么关系啊。观察员和狙击手也没你们这么腻歪啊。”

 

顾顺笑了,抓了把沙子就要扔那个说话的男生,只是一点怒意都没有。他说:“都说了啊,他是我的观察员,只是我的。”

 

有个女生小声的跟旁边的女生说话,被顾顺听到了,她说:“看教官眼眶红了,不知道那个观察员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我的观察员为了救我,牺牲了。”顾顺抹了一把脸,继续道:“我们蛟龙一队结局都不怎么好,只有队里那个女机枪手是往上升了,其他人,有牺牲的,有残废的。我就是残废的,去年执行任务的时候把胳膊给炸了,现在没法再端狙击抢了。”

 

顾顺从口袋里掏出十四枚子弹挨个放在草地上:“这些,就是害死李懂的子弹。当时我想着,如果我能再强一点就好了。现在发现,我就算是超人也没用,因为李懂早就做好了为我壮烈的准备,战场上瞬息万变,怎么可能不死人呢?”

 

他说的风轻云淡,但是一群高中生不淡定了,女孩子们有不少红了眼眶。“教官,我们能抱抱你吗…?”

 

“怎么,看我太帅了?”顾顺笑嘻嘻的开口,冲着他们张开怀抱,挨个抱了抱他们“行了行了,别矫情了。我都没啥,你们这帮小屁孩什么也没经历过,懂什么。”

 

顾顺起身拍了拍屁股,看着蔚蓝的天空伸了个懒腰:“都起来,开始训练。我可是特种兵出身,不好好训练等着挨罚吧!”

 

“是!!!”少年们特有的朝气蓬勃让顾顺精神一振,心想,懂事儿啊,瞅见没,哥现在脾气可好了,都能带小孩儿了。

 

 

 

 

 

 

 

 

后来,顾顺从军队退役了,在烟台定居,就住在徐宏和杨锐的楼下。佟莉也没结婚,收拾了东西毫不犹豫的进了顾顺的家里赖着不走了“都是好兄弟,咱俩合租!庄羽和石头的照片我都带来了,跟懂事儿挂一起,别让懂事儿单着。”

 

四十多岁的顾顺领养了个小姑娘叫顾念,眼睛跟李懂很像,眼神澄澈极了。佟莉帮忙照顾着顾念也帮衬着杨锐照顾徐宏,几个人倒是过得平静,岁月把他们身上的硝烟和血腥味儿都带走了,也磨平了他们曾经作为军人的棱角。

 

顾念三十二岁那天,徐宏和杨锐去世了,对于这两个从小把自己看大的叔叔,顾念毫不犹豫掏钱料理了后事,一点也没落下,为此,她跟婆家闹翻了脸。

 

顾念三十四岁的时候,佟莉也走了,顾念把她的骨灰按照提前交代好的,跟石头合葬了。


辗转一番过后,只剩了顾顺了。

 

“姑娘啊…我也老了,也快没时候了,就不给你添麻烦了。”顾顺说这话的时候,外面飞来了一群白鸽,像是那年甲板上的海鸥似的。

 

“我死的时候,火化完不用下葬了,给我扬到海里去吧,我得去找我的观察员,他等了我好些年了。”顾顺眼里是温柔的爱意,满是老茧的手揉了揉顾念的头“都这么大人了,别哭。走,带我去海边吧,你爸我啊,一辈子都在海上,离不开了。”

 

顾念红着眼眶把顾顺推到了海边,自己在一边看着。

 

这一坐,就是一晚上。

 

顾顺听着一波一波的海浪声,仿佛回到了年轻的时候,他勾着李懂的肩膀肆意的笑着,在战场意气风发。

 

第二天,天边泛起了鱼肚白。第一抹阳光撕裂了黑暗的时候,顾顺看到了李懂那带着笑的眼睛,还是二十三岁的模样,冲他伸出了手,顾顺没有犹豫,抱住了与他相隔了半个世纪之久的人。

 

黎明已至。 

 

                                    END




评论(49)

热度(306)

  1. 强者无敌景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