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晗

沉迷咕咚的发刀女孩儿_(:_」∠)_

【王乔/情与诗15:00】生死契

主题:生死契阔,与子成说


0.

 

王杰希看了眼手表,戴好了微型蓝牙通讯器后打破了一室沉默“出发。”

 

鉴于这次任务的特殊性,知道这次行动的只有参与进来的数人,加上下命令的人,一共是十个人。为了防止行动暴露,叶修没有跟着小组出发,他很明白,就算是苏沐橙帮他易容也没有用,TG雇佣兵兵团的人太熟悉叶修的招式了,甚至在雇佣兵界高额悬赏叶修的脑袋。所以,这次行动组的组长是王杰希。

 

其实王杰希也不被允许参与此次行动。

 

“王杰希我不同意你参与这次任务!”冯宪君抓狂的坐在办公室里,有一个不让人省心的叶修就够了,怎么连一贯稳重老成的王杰希都开始不听指挥了。

 

不听指挥的王杰希僵着一张脸站在办公室中央,一副坚决不会让步的样子“冯主席,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不会因为一帆而打乱任务进行的。”“上次苏沐橙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呢?她一看到叶修中了一枪什么也不顾了,扛着她那炮就开轰,国际法都不顾了!”冯宪君气的瘫坐在椅子里,心脏病都要气出来了。

 

“我不是她。”王杰希还是很冷静,跟平时的他没什么区别“我不会失控,主席若是不放心就把电片给我贴身放,我若是失控,就让喻文州远程把我电晕。”

 

“你…!唉,罢了罢了,老头子我一大把年纪也管不住你们这帮小年轻了,你要去就去吧!”冯宪君无奈的摆摆手,示意王杰希看紧离开“对了…这次行动不要惊动当地警方,也不要惊动无辜群众。”

 

王杰希点点头,拉开门出去了。

 

1.

被抓住的乔一帆并没有坐以待毙。

 

“小兄弟,咱们就要死的人了,你还盯着那破门看干什么?”同为俘虏的一个男人用肩膀碰了碰乔一帆。乔一帆摇摇头示意他安静,继续盯着那个门梁看。这个房子是以前村民废掉的房子,有点破,好在是用石头垒的,结实。乔一帆细细盘算着,虽然身上的通讯器和武器都被收走了,可是那帮雇佣兵小瞧了他们这帮国家机器。

 

乔一帆抿着唇屈膝往前拱了拱,靠在一个女人旁边低声说“大姐,咱们不能在这儿等死,得想办法出去找人求助。”

 

“我该怎么做?”这大姐也是个聪明人,一下就明白了乔一帆的意思。乔一帆警惕的环顾了一圈,只有两个雇佣兵在看着他们这帮人质,据他的消息,这两个人应该是TG 里战斗力最弱的了,如果说他拼尽全力应该能冲出去。

 

乔一帆又往前拱了拱,微微用力踹醒了正在熟睡的幼童。小女孩本来就很害怕,这下被踹的直接哇哇大哭起来,乔一帆装着哄孩子的样子,把手露在身后的女人前面,挡住了两名雇佣兵的视线。

 

“大姐,快!”乔一帆小声催促。女人费力的侧过身子,偷偷的给乔一帆解绳子,一旁的中年大叔看到了,默不作声的凑过去跟乔一帆一起哄那个哇哇大哭的女孩子,只不过他的比较胖,直接把乔一帆挡在了身后。乔一帆微微抬眼,轻声道谢。

 

小女孩还在哭,乔一帆的绳子已经被解开了,但他依旧把手背在后面,额头冒出细细密密的汗珠。乔一帆很紧张,他俯下身子,在小女孩的耳边轻声说“哥哥衣服上的小圆扣是好吃的,你摘下来就给你吃怎么样?”乔一帆很担心,他怕这个只有四岁的小女孩不配合,她太小了,一无所知的被困在恐惧之中。

 

所幸,小女孩的注意力被吃的给吸引了,伸出小手来去拽乔一帆的扣子。这扣子本来就是装饰,一拽便下来了。乔一帆趁着两名雇佣兵说话,飞快的夺走了扣子。这下,小姑娘又开始嚎了。

 

“Fuck!shut pu!红毛雇佣兵不爽的吼过来,手中的沙漠之鹰瞄了瞄,见瞄不到声音的创造者,烦躁的走过来,像扔垃圾一般将中年大叔给扔到一边去,一把揪住了小女孩的衣领。

 

乔一帆迅速的起身,膝盖狠狠地顶在红毛的腹部,下一秒便抢过孩子递给后面的人。门口的黑人雇佣兵二话不说就要开枪,乔一帆甩手将那枚纽扣炸弹丢过去,狠狠打在他的手腕处,使子弹落在了人质的身侧,没有造成伤亡。

 

“都先别跑!”乔一帆大喊,他无暇顾及后面的人质,分神喊出一句话的功夫便被红毛扔到了墙上。恰时,炸弹爆炸了。门口的那个黑人被炸的粉碎,而刚刚不听话的那个人质也陪了葬。

 

乔一帆从地上爬起来,把躲在角落里的富二代脑袋上的簪子拔出来攥到手中,刚刚的爆炸声已经惊动了其它的雇佣兵,关键的时刻到了——

 

“跑!!”

 

2.

 

王杰希坐在大巴里,不断地回想乔一帆被抓走的过程,那次行动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叶队,明天白天一早TG就要将那批军火运出去了。”罗辑把拦截到的军火走私传真翻译给叶修。

 

叶修叼着烟想了一会儿,点了几个人,说“咱们正门突击,一帆你带着小别,小卢,小唐,老魏绕后偷袭。”被点到的几人迅速起身整理装备,戴好通讯器,绕后的几个小年轻还在后牙缝里塞上了定位芯片以防万一。

 

“一帆,到时候实在不行就全身而退,派人在侧面支援。”王杰希右眼皮突突突的跳,在两队分手之前,他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于是拽过乔一帆来提醒了几句,末了还在乔一帆的唇边落下一吻“去吧,我等你凯旋而归。”乔一帆被他闹了个大红脸,提上监视器便逃跑一样的带队走了,留王杰希一人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一脸担忧。

 

事实证明,王杰希的直觉是无比准确的,乔一帆真的出事儿了。

 

“叶队!”乔一帆、刘小别和小卢被围困在了后院里,唐柔和魏琛已经带着军火交易的证据撤出去了。“我们被困在里面了,一共四个雇佣兵!其中有那个金蛇美人!”乔一帆喉咙发涩,刘小别和卢瀚文也不好受,这是他们执行任务以来第一次碰到的ss级事故,显然,叶修的预判失误了。

 

叶修当然反应过来自己预判失误,但是为时已晚。以江波涛为首的支援小队到达这里还有一段时间,而叶修他们被一盯一给打散了,短时间内无法过去支援,魏琛已经受伤,唐柔再进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TG雇佣兵团居然在后院放了四个雇佣兵,其中首席金蛇美人也在后方,这根前两天得到的情报不符合!

 

叶修给王杰希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找机会偷溜进去支援乔一帆,毕竟王杰希是老兵了,经验远远高于乔一帆等人“撑住,最多八分钟完成支援!”叶修大吼一声,手中千机伞咔咔变换着,逐渐跟王杰希形成双人配合,然后又开始架空王杰希,一直将他逐出战局“老王快撤!最好是十分钟以内把人带出来,不然我就挂了!”说着,叶修将千机伞拆成双剑形态,一打二。

 

王杰希也不矫情,他知道叶修有足够的实力,一打二完全没问题,老油条了。王杰希手持双枪,闪身进了基地里面直奔后院。

 

此时乔一帆等人已经与对方开战了,热兵器与冷兵器之间的对决。

 

“瀚文小心!”乔一帆一把推开卢瀚文,子弹擦着脸颊堪堪而过,留下一道血痕。卢瀚文来不及道谢,重剑瞬间横到刘小别胸前挡去一记长鞭。

乔一帆眉头紧皱,他的旧伤复发手腕隐隐发痛,太刀几乎要握不住了。“小别哥,我数三个数,咱们冲向一点钟方向,突围!”乔一帆暗暗下了个打算,他一定要将队友成功送出去!

 

随着第三个数的脱口而出,刘小别和卢瀚文按照约定冲了出去,而乔一帆却微笑着将纽扣炸弹扔出,虽然准星不好,但也足够把要拦住卢瀚文的雇佣兵掀飞出去。“一帆!”“一帆哥!”刘小别和卢瀚文心知乔一帆是有意要把他们送出去的,咬了咬牙,两人还是顺着乔一帆的意思,趁着这次突破转身离去。

 

王杰希赶到的时候,只看到乔一帆被打昏过去,然后由金蛇美人亲自抓走了。“妈的!”王杰希低声咒骂一句,没有贸然的冲出去,他还没有一打四的能力,冲出去只能送死。“报告叶队,带人撤吧,一帆被俘。”王杰希右手紧攥成拳,狠狠打在墙壁上,然后转身离去。他之所以敢离开,不是因为他不担心乔一帆,而是作为一名军人,作为一名国家机器,他要肩负起自己的责任,他不能辜负了乔一帆的付出,况且….现在的情况,怕是TG的人也不敢轻易的对乔一帆怎么样,乔一帆显然是TG威胁荣耀行动队的一枚棋子。

 

…….

等等?!王杰希猛地从回忆中惊醒,他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劲,却又说不出。

 

一帆…..王杰希低叹一声,余光瞥到魏琛正在摆弄什么电子仪器。他瞳孔一缩,连呼吸都呆滞了一下。似乎…明白了。王杰希拼命压抑着内心的猜忌与愤怒,趁着红灯停车的时候躲到了最后一排。

 

3.

 

被抓的乔一帆带着人质准备逃跑,可惜,金蛇美人要比乔一帆精明得多,她带着两名王牌兵从后门进来,两挺机关枪对准了人群。

 

“嘿,东方帅哥。”金蛇美人用蹩脚的汉语打招呼“你最好是像老汤姆家的猫一样乖巧,不要再妄想逃跑,不然的话…..我敢打赌,那群小可怜就要去见上帝了!”说着,旁边的壮汉便点射一发打死了一位老者。

 

乔一帆死死盯着老人的尸体,在雇佣兵第二次动手前开口“我放弃,别再杀他们了….”接着,一向冷静且自尊的乔一帆直直跪了下来,冲着尸体磕了三个头,颓然的回到了人质该呆的地方,任凭雇佣兵将他五花大绑的丢在人群外。

 

……

 

 

“呼叫总部。”王杰希整个人倚在靠背上,双手交叉抵在唇瓣上像是在闭目养神,声音也被他压到最低,几乎是被淹没在了发动机的声音之下“有最新情况出现。”王杰希又眯着眼睛往魏琛那里看了一眼,后者依然在摆弄着电子仪器。

 

喻文州一直守在接收器旁边,听到王杰希的话后立刻回复“已开启保护机制,请说。”

 

“我怀疑…有内鬼。魏前辈有问题。我知道,前辈跟着行动组十年了,不可能干出卖队友的事情,所以我觉得……”

 

“魏琛遇害。”叶修打断了王杰希的话,他把照片递给喻文州,上面上魏琛的遗体照“一群王八犊子!回去给老魏埋到咱们荣耀行动组的后院吧,那儿的兄弟多,陪着他也好叙叙旧。”

 

王杰希喉咙一紧,看来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想着,王杰希开了单线链接了苏沐橙的蓝牙信号“苏沐橙,行动有变先抓住魏琛。”苏沐橙虽然心存疑惑,但是依然遵从命令像往常一般的挽住了魏琛的手臂,苏沐橙明显地感受到了后者僵了下。

 

苏沐橙不傻,结合着王杰希的意思,她瞬间反应了过来,然后便动了手。

 

苏沐橙的炮要有组装时间,而周泽楷的枪没有,在苏沐橙动身的同时,周泽楷手里的枪已经抵在了魏琛的额头。

 

一场极其容易的反杀。

 

假魏琛不够打,三两下便被周泽楷取了性命,连审问都省了,每个人都很清楚在这种人上是问不出半个有用的字眼来的,只会拖延时间,

 

而此时,王杰希的反扑计划也逐渐成型了。

 

4.

 

乔一帆也没自暴自弃,只不过小动作都不敢再有了,索性是坐在地上回忆他跟王杰希在一起的这三年里做过的事情以及留下的遗憾。

 

遗憾蛮多的吧?乔一帆叹了口气,因为都是军人,还不是一般的兵种,这也就导致了他们基本不能放假回家之类的,一直到退役之前,除了必要的任务之外是不允许离开基地的。

所以他跟王杰希没有一起看过电影,也没有约过会,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感情平平淡淡的,偶尔王杰希执行任务回来会给他带个小礼物,这也是他们俩之间唯一的小浪漫了。不过乔一帆倒也不在意,他反而是比较喜欢这样的感情的,平淡如水,细品有味。

 

“走吧小可爱,终于到你上场的时候了!”金发的女雇佣兵妖娆的过来,身边的跟班将乔一帆提着去了前院。映入眼帘的,正是王杰希一行人。

 

王杰希第一时间看向乔一帆,不出意料的看到了乔一帆身上的伤,他皱着眉头,逼自己挪开了视线“谈条件?”王杰希做了个深呼吸,目光直视金蛇美人。

 

“当然~一架直升机,五百万美金,我就放了他们所有人。”

 

“还真是狮子大开口,那就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王杰希笑了笑,手中的纽扣在空中划出了一个美妙的弧度,然后掉进了一旁的草丛堆炸开。

 

这是个信号,炸弹爆开的瞬间,周泽楷藏在树上的身影猛地跃下,双枪在周身形成有利的屏障,造成了一定的火力压制。而苏沐橙就更直接了,架起手炮站在树上远程支援,看谁不爽冲哪儿打,整个战局都在她的火力范围之内。王杰希就借着火力压制开始解救人质,没有上来就去找乔一帆,而是履行了自己军人的职责——保护人民!

 

乔一帆被绑的最结实,在混战中显得有些无助。苏沐橙见状直接将炮口对准了乔一帆四周,调整好力度后开始狂轰,导致乔一帆周围无人敢靠近,形成了保护圈。

 

“沐橙别闹,支援老王。”叶修远程监视战场信息,看到王杰希的窘迫赶忙提醒苏沐橙。小姑娘这才开始关注王杰希,帮他扰乱几个雇佣兵。王杰希手中的太刀是乔一帆的,他倒是会用,只是不算很习惯。好歹也是割开了一众人质的绳子。

 

“都待在那些箱子后面,等我们打完再出来!”王杰希丢下一句话后转身冲向了乔一帆所在的地方,这下,魔术师彻底的疯狂了起来。太刀在他手中不断翻转,溅出一串串血花,虽然不至于致命,但是阻碍那些人的行动还是可以的。

王杰希就这样,沾着一身的血色和各种小伤口来到了乔一帆的身侧。

 

他快速的蹲下把乔一帆身上的绳子割开,将太刀递给乔一帆,一把将他拉起来“久违的并肩战斗。”乔一帆重重的点头,手腕一翻便加入了战斗。

 

这次荣耀行动组出动了一半的王牌成员,带来了一次压倒性的胜利。除了那个丧命枪下的老者,没有人质死亡。乔一帆一直是收拾战局的那个,哪怕是这次也不意外,但是他发现,有个小姑娘不见了,那是个导游,叫….陈圆圆?乔一帆接着就明白了,连招呼都来不及打便冲进了后院,而此时,陈圆圆已经被残留的一名雇佣兵抓住了。他看到那名雇佣兵狞笑着往自己身上撒满了汽油,然后又划开了火柴,准备同归于尽。

 

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乔一帆冲上去用太刀挑开雇佣兵的手,用力将陈圆圆抛了出去。乔一帆又成了将死之人,他没想到整个屋子里都已经被汽油洒过了,灼热的气浪立马包围了乔一帆“真惨….这次是真要死了吧…”

 

王杰希绝望的看着被大火包围的地方,想要去质问陈圆圆,但是他看到陈圆圆躺在地上,后脑勺处一摊鲜血流出后,选择了沉默。

 

5.

 

那场大火很快就被扑灭了。

 

荣耀行动组即将离开这里,回到那个鸟不拉屎的基地里去。王杰希不想走,他想回到那个被大火烧过的地方看看,他想,对于乔一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叶修头一回冷着脸堵住王杰希的去路,说“你就是去找,也找不见了!别耽误了行程!”而王杰希却摇了摇头,轻声喃昵“你不懂,一帆就算是牺牲,我也得带着他的骨灰回去,给我自己一个交代。”

叶修顿住了,然后王杰希就借这个机会跑了。反应过来的叶修摇摇头,也罢,那就等他们回来再撤离吧,相信冯主席不会因此小事而大发脾气….大概吧?

 

王杰希如愿找到了乔一帆。

 

他被被埋在了房梁下面,巨大的柱子为他搭出了个还算凑活的空间,奇迹般地活了下来,没被建筑砸死。但是左脸却被毁容了,皮肤被烧得焦黑,整个人只剩了微弱的气息。

 

王杰希几乎是颤抖地把乔一帆救了出去,直奔医院。十多个小时的抢救,总算是把乔一帆在鬼门关门口拽了回来,送进了CPU病房观察。那是第一次,王杰希体会到了灭顶的恐惧感,一贯稳重男人狼狈的坐在急救室门口焦灼的等待着。

 

……

 

后来在医院里,乔一帆问王杰希当时怎么给叶修说要回去寻他的,后者温柔的笑了,在乔一帆的注视下将他揽到怀里,轻声说“生死契阔,与子成说。”

 

                                                                           ——END




——————————————————————

这是一个题目和主题以及内容完全不一样的故事,有点潦草,拉低全组颜值,欢迎评论下方吐槽以及建议!

我,一个把贺文拖了四十天才写完的辣鸡。


评论

热度(30)